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领海渔具-海钓路亚弓箭售海鱼永定河叠石岛垂钓\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鱼对决刺激战场百里峡拒马河野钓俱乐部爱斯基摩得伟尼龙电动冰钻
碧水渔天渔场开竿塘 顺义李桥怡然生态度假村-垂钓餐住度假白洋淀莲鱼岛游钓度假村MORA 瑞典进口手摇冰钻韩国济州岛,2小时海钓天堂
大V练竿/高钓园-通州金色时光垂钓园--通州
北山绿洲垂钓园-房山青龙湖✚ 美雅口腔-专业齿科✚ 易和渔具--钓箱配件仕挂
京顺徽活鱼配送--顺义小钱活鱼配送--顺义双渔活鱼放钓配送-顺义鸿运活鱼放钓配送--顺义小郭放鱼大物配送--顺义
查看: 4891|回复: 64

不闻日记之夜袭十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3 00: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闻 于 2019-6-13 07:28 编辑

当你伤心了,就奔跑吧,一往无前地奔跑,无论发生什么。你的人生中会有人想要阻止你,拖慢你,但别让他们得逞。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顾来路,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马男波杰克》
周六是儿童节,按耐住钓瘾,还算踏实的陪了孩子一天…
上午踢完球,送孩子上学而思,回来买菜,又去了趟银行,中午接他放学,然后开车去南六环生物医药基地,龙湖天街停车的排了一长溜,赶紧换地方,转了半天腰子,看见君悦国际楼下有空车位,这还是较比的偏…
停好车,吃了个兰州拉面,出来后去一个蹦床公园玩了三钟头,三人消费570,不便宜,停车场挺大,不过基本停满…
里面美铝很多,不管多大岁数的人,在这里都找回了欢乐的童年时光,一个个蹦的是天真烂漫,笑容满面…
几分钟热度,蹦了一会儿就赶脚膝盖受不了,于是坐一边休息,半梦半醒,三个钟头几乎睡了俩钟头,觉是补足了…
快到最后了,看人家玩用屁股着地再弹起来用脚接着蹦,这姿势挺好玩,老底儿一会儿就学会了…
我试了几次没成功,差点拿个大顶,旁边俩美铝看我的古怪姿势直乐,没办法啊,第一次嘛,贵在坚持,后来终于成功了几次,哈哈…
多方预警,说老地方查的有点严,琢磨半天去哪耍啊?龙哥让我在家歇着,犁夫哥给我发张大鲤鱼钓获照片,馋死个人,想了半天还是问了五爷十渡的钓点,拒马河对我来说还是狠有诱惑力啊…


----------------------
终点线并无什么意义,关键是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
                      ——村上春树
剧透一下钓况吧,昨天五渡九个小时,收获一共23条鲫瓜子,最大二两,海竿就上了两条,四米短节竿面食拉的,蚯蚓不太灵光,招白条…
边上一老爷子,摩友,七点多来的,开始就我俩,聊了半天,老去这里钓,说最大钓过一斤的,不过很少…
中午刮了大风,顶风他不好抛竿,收竿了,他走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断了一条左腿,大腿齐根截了,我赶紧帮他拿了剩下的竿包和伞…
开个白色雷诺科雷傲,说骑摩托钓鱼出的事,63岁,退休后在大石窝买套小产权,老婆皮肤过敏,没陪他来,不过也好,她要是来的话,没事干待着难受,口好也催他收竿回家,孩子36,结婚了没要小孩呢…
听话音是电信部门的,垄断企业啊,估计退休金不少,年轻时候总去郊区建通信塔,看我玩根小海竿,说原来总去颐和园玩海竿,他们辣拨人打的都很准,很少互相搭线,谁打的远上的鱼就大…


----------------------
桑葚太好吃,樱桃没顾及,
龙哥一拉稀,熏跑无人机,
黑漂一着急,裤子赶紧提,
真是太可惜,晚了一步棋…
周六下午回来,当了回做菜小工,油菜掰了、洗了,茄子削了皮,微波八分钟,下楼买了张饼,加上早上买了花毛,已经煮好了,一顿简单的家宴也就差不多了…
老婆估计蹦床蹦累了,回来就睡,都六点多了才起,这大厨可真不好伺候,老底儿还就爱吃她炒的菜,我做了他几乎不吃,倒也省了我的事…
吃完饭,撑住困意,刷了碗,下楼扔了垃圾,回来打开电视,好像没有国安比赛,于是就迷瞪着了…
这一觉就十一点见了,醒来收拾了钓具,五爷说四米五竿子就够用,图方便还是带了四米短节竿,开始想带大炮or7.2竿子钓草窝用,抖了抖还是太沉了,放回去又拿上了六米三御逗鲤,嫌沉也没带竿包…
五爷说个体都在一两左右,于是钩子带了L老师绑的金袖五,还有光威五、七号成品仕挂,怕万一碰上大鱼…
钓饵是上次军庄瞎配的三合一,后来临走时抓了几把蚯蚓,想着夜里去,能钓个嘎鱼、鲶鱼唔得…十二点多学完强国,下午在蹦床那睡俩小时,刚又睡了三钟头,一共也五个小时了,精神还好,不过怕路上犯困,还是躺床上眯了会儿,出钓前激动的没睡踏实,一点半又醒了…


----------------------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
——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两点左右拎上东东出发,车子拐弯到了西门超市,买了些面包、饼干啥的,本来想着去吃个马华拉面,又怕耽误时间,出发晚半小时,路上就没准慢一小时啊…
大姐看我买这些问我又上哪玩啊?我说十渡钓鱼去,她竟然不知道在哪,呵呵,边上一买烟大爷接上话说在房山…
三环上丽泽路,走京石高速,闫村转京周路,过大石河上京昆高速,漆黑的夜里小威开远光都不脚的亮,凌晨的京昆几乎没车,不过开120竟然被一辆晋牌白色车给超了,难不成是抢钓位的?不管他了,拒马河辣么辣么长,钓位肯定有的是…
题外,老地方钓鱼群要散了,有个哥们发个今早钓大青鱼的视频,结果有内奸,没多会儿小黑人就联系他了,唉…
卧底狗子把大门,群里汉奸太可恨,给根骨头他就闻,皇军奖赏挖新坟…
哦,快中午了,老C喊发东西了,让下楼拿,一盒每日干果,一箱酸奶,一箱牛奶,端午节工会福利,老F语,值不了多少钱,呵呵,晚上可以忽悠老底儿说特意给他买的,嗯,赚点面子…


--------------------
世界是一本大书,若不到处走走的话,看到的总是同一页的内容。
——圣·奥古斯丁
下了京昆,停车方便了一下,走了段房易路,接着走涞宝路,路立马窄了许多,也就七米宽吧,沿溪线绕来绕去弯路也多…
漆黑的夜里,小威的车灯犹如两把利剑,刺破混沌一团的空气,经过几个村庄,路边停的车不少,心说怨不得这里每逢节假日就堵车呢,路窄车多,再有几个不规矩加塞的,还能好得了?
高德偶尔闹个bug,也不说前面多少米左转,其实呢,顺着路走就好,根本没有岔路…
外面黑黑的啥也看不清,隐约看见左侧有面山壁,十渡也算来过两三次,最近的是去年党员团建去的平西抗日战争纪念馆,可辣时候也无心观景,印象都有点模糊了…
再早设计涞宝路上一个板涵,也来过两次,更早是工作没多久,貌似施工单位请客,来这里蹦过极,哈哈,辣时候估计就有高血压了,我都忘了是自己跳的,还是人家推了我一把…
题外,无忌群里聊越野车,说了两句,去年在邯郸租的致炫1.5去岳城水库钓鱼,车况不好,开的也挺浪,赶脚动力不错,车轻也不怕陷车,再看人家五菱宏光越野也不错,所以感觉不用花那么多钱,够用就好,便宜车也舍得造…
刚刚踢球,左脚内脚背没旋好,正中一五十多岁,貌似广东大叔裆部,估计这主儿练过,用胳膊挡开了,哈哈,人家也没说啥,要不说广东足球氛围好呢,人人都有基础,辣里象这里要是闷在推车老太身上,这一上午估计就搭上了…


----------------------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
          ——路遥《平凡的世界》
五爷说过了五渡大桥立马调头,旧线有一座漫水桥,于是就辣么走了,结果这弯子可够难拿的,我倒了一把,才拐过去,路东边是个村子,来的太早,还没啥动静…
没多远就看见漫水桥了,找了个有块砖,貌似老钓位的地方停了车,下来探探道…
五爷说车停桥上就能钓,打开强力头灯,大概看了一眼,水草密布,偶有几处亮水面,可黑乎乎的赶脚水流急,车停桥上也碍事,就接着往南开开,五爷说南边贴着山根有块大石头,那也能钓…
车开过去,看辣条土路够难走的,怕托底,就又折返回来,漫水桥桥面离水面有小2米高,赶脚不是平水面,够着钓着不舒服,还是调了头,硬着头皮开进了辣条土路…
题外,今天参加同事婚宴,昨天一问行情,说给二百块就行,赶脚有点少,不过也行了,又没啥交情,中交系来的…
他是一个摩友,骑B牌GW250,住回龙观也不天通苑那边,挨了几次处罚,不开了,逗过他,想卖车先找我,呵呵…


---------------------
人处在一种默默奋斗的状态,精神就会从琐碎生活中得到升华。
——路遥
用极慢的速度开了几十米,开始路很窄,里面却别有洞天,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出现在眼前,停好车,看到东边隐约有一盏夜钓灯亮着,哦?还真有玩一夜的战士啊…
打开头灯,沿着河边先探探道,开始路还好走,后来就是一堆乱石,还有棱有角的,走着很费劲,一些地方散落着饮料瓶和鱼饵包装袋,明显是老钓位,水里的情况看不太清,隐约能看到有的地方有水草…
辣块巨石附近,上到岸顶,贴着山根有一堵石墙,貌似是废弃的水渠,再往前走,石墙有个缺口,一股水从缺口流出,进到拒马河,不知是山泉还是从上游引的河水…
抓着石墙,走过缺口,看前面辣个钓者还得有一百多米,也懒得过去问钓了,想着刚才有好几处可以钓,再说路也不好走,不用拎着东东走这么远,齁累的…
左手手指擦破了皮,往伤口处吐了点吐沫,杀杀菌…
想着车头冲里不好回去,打着车调了个头,贴山根停好,背上背包,拎上所有装备下到岸边…
最后选的钓位离东边巨石大概七、八十米,西边离漫水桥大概一百五十米远吧,正前面岸边有个枯树根…


---------------------
芒种看今日,螳螂应节生。
彤云高下影,鴳鸟往来声。
渌沼莲花放,炎风暑雨情。
相逢问蚕麦,幸得称人情。
——元稹《咏廿四气诗·芒种五月节》
还是老一套,先把小海竿打进去,然后支钓椅,御逗鲤拴上调好的夜光漂线组,挂上蚯蚓就抛了进去…
天蒙蒙亮了,四周景物逐渐清晰起来,对岸象个农家院,东边好像还养着猪,水面有个一百多米宽…
还是有水流,夜光漂虽然调的钝,可也慢慢向下游缓缓移动,某个在某个位置也许碰上水草了,才停下来,水底也明显不平整,抛了几竿,左右相差得有个四五目,右侧浅些…
特意没打窝子,等了会儿,看着没有明显吃口,于是活了点面食慢慢醒着…
正忙着,眼见着夜光漂忽悠忽悠动了几下,右手赶紧抄起竿子,隐约钩到了神马东东,提起来钩子上却空空如也,嗯,七号伊势尼在这里用还是大了些,没大鱼…
赶脚大钩不靠谱,可又懒得换小钩调漂,于是抽出四米短节竿,挂上上次在军庄用的钓组和细尾漂,开始抽窝子…
身后过去两个钓友,问我是钓了一夜还是刚来,呵呵…
一会儿又来个貌似当地农村妇女,用手机大声说着神马,听辣意思,她是个农家乐老板娘,也不要进神马货…
等她打完电话,问了她中午送饭不,她扭头看了我一眼,说没这业务,嘿嘿,咋跟小丰口村那家不一样啊,估计她们这边人流多,生意好些,更顾不上送饭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她和一个男的回来,手里拎着东东,哦,估计我来时候见辣个夜钓灯就是她老公,看来房山这里管理还是规矩些,农家乐老板都得亲自钓鱼,以备顾客点炸小鱼之类的菜,他们也不敢下网or用电了…
还是小海竿先立的功,白色竿尖颤动了几下,因为离得近,我都没站起身来,坐着就把鱼摇了回来,一条一两重的鲫瓜子几乎没有挣扎就被拉了回来,入护,心里踏实了,这下没白来,五爷地方找的不错…


--------------------------
身不由己,生活的悲哀之处就在于此。
——詹妮特·温特森
七点多,天已经大亮,停车处来了一辆白色雷诺科雷傲,下来一个大爷,一会儿他在我西侧十多米处安上钓椅开钓…
我当时正盯着漂,也没注意大爷左腿已截,早知道就帮他搬东西了…
大爷很善谈,和我聊起了天,大意在开篇已讲,不再赘述…
四米短节竿拉饵抽的窝子慢慢显现了威力,鲫瓜子开始慢蹦,不过都不大,一两左右,偶有一两条上二两的,口极其轻微,我一般是等浮漂上送二三毫米开打,成功率较高…
话说回来,经过多次野钓实践,原来L老师没事在我耳边讲的一些经验啦、技巧啦,不经意间就蹦了出来,试用了一下还挺好使,比如飞铅啦,抓顿口啦…
赶脚他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从论坛上书上学来的故弄玄虚鱼目混杂的灌输给我,呵呵,只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学以致用,我的野钓次数可比他多多了,实践和知识相结合,才能发挥最大效力…
题外,昨天是端午节最后一个工作日,上午下了雨,十一点多了才去广安门中医院挂号,不知是因为下雨还是咋地,幸运挂上了刘主任和王主任的号…
看个病是真难啊,根本没耽误,先去了王主任那开药,缴费交方都还顺利,刘主任那好嘛,等到四点了才扎上针,边上一八十多老太,竟然没拄棍自己来的,说也是睡眠不好,偷偷问我有效果没,呵呵,我说管用…
出来看颗粒取药排了大队,一主儿也是两点多交方还没拿上,于是回单位歇会儿,新来的小X见我回来瞪大了眼睛,呵呵,以为我就事就遛了…
那那能够啊,跟L老师一样,咱这老员工,老敬业了,上午问了排水Z盖板涵咋改,说做块梯形盖板,下午几个电话就把事处理了,让工地复测涵底高和坐标,路线Z说节后再调线,也不是着急的事嘛…
下午扎针回来,碰个大姐问地铁口在辣里,我想了一下问她坐几号线,说七号线,于是告她往南红绿灯左转,她呵呵一乐,说转向了…
广安扎针等药方,月黑杀向老地方,耳聪目明看漂象,十斤青鲤泪两行…


昨夜惊闻志玲姐结婚了,竟然是个小日本子,恋爱中的铝人没有头脑啊,犹如飞蛾扑火,肯定落进舆论漩涡,这一下广告少接不少啊,也许到了演艺生涯末期,看淡了一切,心中偶像黄渤追,曾经沧海难为水,今朝有酒今朝醉,脑海只留大白腿,这么一来解放宝岛还有神马意义?难不成捎带手还得解放东瀛?各位老少爷们,多说无益,不要怨天尤人,高德语音自脚的换成郭德纲吧…
------------------------------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杨绛
大爷说了,这拒马河的鱼挺怪,吃口轻,十点多太阳转过来一晒有一阵能连竿子,我心说,有辣么好?
不过想起上次小丰口桥的辉煌,也就释然了,都是一条河,鱼都是一拨儿的,能差多少嘞?
海竿大概上了两条鱼,后来再无动静,御逗鲤也如是,甚至连一条鱼都没钓上来,后来索性收了,踏实专攻短节竿,抛竿也没啥谱,打哪是哪,反正就是这一片,水底还是高低不平,方圆一米见方,能差出三、五目去,鱼口基本算是慢蹦,也许还是看漂有问题,一犹豫就失去了战机…
题外,昨天从老地方钓鱼回来,一夜就睡了俩小时,收获寥寥,两条鲫瓜子,最大三两,三条嘎鱼,也不大,白瞎了绑了根五号通线,十二号伊势尼钩子,想憋大个的,结果差点白板,赶脚不对劲,赶紧换了光威九号伊势尼钩子,三号子线的成品钩,才堪堪不白…
第N次赶脚2.0T不是那么随心所欲了,南四环主路花乡桥上坡,单人,运动模式,可开了空调,想钻个缝,开始还是有点迟疑,油门没踩辣么狠,大概静止了两三秒钟,赶紧又找补了一下,小威才怒吼起来,这给我吓得,一身冷汗啊…
估计还是变速箱的过,还不如弄个好六速…


--------------------
一直说要坚持下来的事,很少能坚持下来。真正坚持下来的事,大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
——佚名
不过比大爷钓的还算是好些,大爷时不常钓上个小白条、马口之类,偶有一两个鲫瓜子、泥鳅…
后来我钓了俩泥鳅、一个白条子,问大爷说要,就给他送了过去,大爷放鱼的小水桶跟我辣个差不多,问大爷泥鳅是不是放生的,他说是野生…
我还纳闷为啥面食也上泥鳅,难不成真快饿坏了,啥都吃…
十点了,太阳如同大爷说的准时照了过来,鱼口倒没像他说的辣样快起来…
停车处又来了几辆车,几个游人下来,在大爷西边浅滩处带孩子捞鱼,这还好了,对我们钓鱼并无打扰…
一会儿来了一对高碑店的五十多岁夫妻,看样子像农民企业家,因为貌似有个专职司机,大姐把自己包的很严实,脸都捂上了…
大哥问了大爷钓况,就从车上拿下钓具,在我和大爷之间下了竿,他还下了两把竿子,弄得我和大爷之间本来很充裕的距离,一下就紧张了,这野河都快跟黑坑辣赶脚了,很烦人…
我还是照常抛竿做钓,时不常上一条,大爷见了不住的夸我,瞧瞧人家钓的…
也不知大爷是褒义还是贬义,我按耐住小骄傲,继续按我的思路钓,浮漂上送两毫米就打…


-----------------------
不管其他人怎么说,我始终认为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
             ——村上春树
高碑店夫妻钓了半天无果,最甚时,辣大姐浮漂离我的漂只有半米远,扎我窝子也没钓上来,够笨的哈…
辣大哥看没戏又换到我东边整了几竿,大姐也跟了去,我和大爷终于摆脱了骚扰,大爷跟我说一看他俩就不会钓,家伙都是黑坑用的,呵呵…
可我纳闷大爷为啥对他俩挺热心,又给铅皮又给蚯蚓的,大爷太好心眼了,要搁我,理都不爱理他俩的,假装没听见就是了…
后来高碑店夫妻让司机开上车又去漫水桥上钓了会儿,目测也没收获…
题外,劲爆消息,今天在排水Z屋里看见前同事大老Z了,他夸我胸大肌不错,早就听说他离了再娶,我逗他说有新嫂子照片没,他恬怒的说滚,哈哈,回来一说…
老F中午遛弯扒出来,说Z前妻出轨分局副局长J,所以离了,净身出户,J被举报受贿,短信发到正局手机,正局把短信给书记一看,J在分局待不住了,换了个分局,Z前妻陪读回国后跟了去,还以为大老Z是人生赢家,没想到啊没想到,所谓,人前显贵,背后受罪,老话说的真真的…
不过话说回来,大老Z新媳妇给生了个姑娘,一儿一女一枝花,也算人生圆满了…


--------------------
每个人都睁着眼睛,但不等于每个人都在看世界,许多人几乎不用自己的眼睛看,他们只听别人说,他们看到的世界永远是别人说的样子。
                           ——周国平
快中午了突然刮起了大风,眼见着一片阴云卷了过来,我去,要下雨啊,大爷说莫慌,看这天就下不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车上拿了伞,看天气预报说没雨,也就没带雨衣…
雨是真没下,不过大风就没停下来,沿着拒马河谷肆虐,大爷的遮阳伞都被吹跑了,歪在一边…
抛竿明显费了劲,有时候不得不甩大鞭…
我看大爷还是坐着抛竿,还纳闷为啥,当时还不知道他一条腿已经没了…
不过没过多久,大爷就开始收竿,说风太大,这点走也不堵车,我一想还真是啊,说的我也有点犹豫…
钓鱼人不怕雨雪就怕风,风大根本看不清漂的动作,提竿时机基本靠蒙…
帮大爷把竿包拿过去,跟他告了别,跟他说地上有块大石头,倒车时小心点,大爷说看见了,有机会一起钓鱼、聊天…
题外,摩托群里逗了逗贫,蜜桃熟透水欲滴,酒香扑鼻摩托迷,醉了夏梦被捡拾,春风可换杜卡迪…


--------------------
事实是,当你犹豫要不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其实你内心已经有了选择,只是你还没有充足的理由去说服自己。
——东野圭吾
还以为大风刮一会儿就停了,结果我失望了,最多是歇一会儿又刮上了,有点像冬天的西北风了…
御逗鲤和海竿早就收了,就剩四米短节竿,不过漂看得很费劲,这里的鱼口又轻,所以基本靠蒙了,大风一起,就上了一条鱼…
早上去里面钓的两个钓友收竿回来,互相聊着说这里风小点,我心说辣里小了?一点都不小…
左右一看几乎没有钓友在钓了,本来还想坚持一天,一看这情况我心里也打退堂鼓了…
这时候又来一对河北夫妻,没眼力见的问有鱼吗?我没正面回答,说您离远点,别勾着…
心里烦躁起来,索性就开始收竿,回到停车处,两家子人、两辆车跟那烧烤呢,这大风,也不怕把山燎着了…
小威身上落了一层土,拿出毛巾擦了擦镜子和玻璃,身上脏点无所谓啦…
开上车,缓缓的驶出土路,听大爷说的顺着漫水桥老路回去,大路旁停了好几辆车,扭头一看,一大群人跟河滩里烧烤呢,说实话心里较比反感,您在自己家里都不这么干,上这儿来污染空气,遇上不自觉的,连垃圾都不带走,本来好好的一条河,被糟蹋成啥样子了…
以前钓友群里一老哥说,让附近村民来捡拾垃圾,政府出钱收集,按废品价啥的,这样环境会好转…
辣里都有不自觉的人啊,本来现在野钓都得跑个百八十公里,再这么祸害下去,以后北京方圆数百公里无鱼可钓,辣钓友只能跟家里擦擦竿子,抹点油,抚摸着回忆回忆了,也就只剩下回忆了…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村上春树
回去路上果然开的不痛快,单车道碰上慢车就得慢慢跟着,找机会超了一两次车后,再也没了欲望,踏实跟着吧…
前面隔着几辆车有个奥迪a6,还在努力着,不过看着很危险,有几次并回车道晚了,险些碰上对向来车,可看他似乎并没长记性…
张坊镇里更堵了,一辆改装雨燕很牛比的逆行插队,对向车也没人跟他较劲,都自觉的靠边纵容他开了过去,正常行车秩序就是这么一点点被摧毁的…
镇里几个灯很不好等,貌似看到东边新盖的住宅楼,兰博他们买的的碧桂园九龙湾估计就在辣里…
终于出了镇子,房易路宽了许多,高速入口辣里又排上了长队,等了两个灯吧,驶上高速,终于痛快了…
不过后来检查站又堵上车了,挪到前面,检查的看堵车严重,挥手让我们几辆车从右边绕了过去,唉,不容易啊不容易…
到家三点多,也开了两个多小时,这次倒是没被拍超速…
至此这次十渡之行到了尾声,开始琢磨周末出钓的计划,看论坛五月底珍珠湖钓况还不好,永定河水系戏不大啊…
001620b9znfemahntp9pb3.jpg
001621rc6ifpc4fk3r6tp6.jpg
001621gz2vxkcvn5c27z3q.jpg
001622tpn8vb8gnlakalnk.jpg
001623nkgg28k52oy9g2gf.jpg
001623b4tisotzxbn5jff2.jpg
001624iec9ll59eygz20ot.jpg
001625ptsshdhnn9d94s86.jpg
001625s5nr243bw2d4b23n.jpg
001626dwayaihlcscz0zz4.jpg
161751t9s9abu8acubc6cj.jpg 161751x6xy3fcz38ilybnb.jpg 161751fn3ld3tins0jug8q.jpg 161751ttuzaaaarlcac886.jpg 161751llo24jyzjrgpe2xz.jpg 161751ddkzm9m1ya1a9409.jpg 161751ke6s4slh4zhs4j88.jpg 161751w6w6hhyzw0409r63.jpg 161751jmikaaa16ia196kk.jpg 161752lt1nhc4qsittvvga.jpg 094041zm990whee52mw5m4.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钓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干就行了!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3 04: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6-3 05: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6-3 06:02:42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6-3 07: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6-3 07: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9: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9: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9: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9: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大连乌蟒岛休闲度假海钓邀请赛】6月28日举办!

微信公众号,进入各版面

QQ|广告联系|手机APP|手机微信版|手机触屏版|电脑版|发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 京ICP备:0503421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1080895号 电话: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邮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万柳中路28号海联在线B1层 )

GMT+8, 2019-6-20 22:5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