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领海渔具-海钓路亚弓箭售海鱼永定河叠石岛垂钓\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鱼对决刺激战场百里峡拒马河野钓俱乐部爱斯基摩得伟尼龙电动冰钻
碧水渔天渔场开竿塘 顺义李桥七条垂钓园--顺义高丽营白洋淀莲鱼岛游钓度假村MORA 瑞典进口手摇冰钻韩国济州岛,2小时海钓天堂
大V练竿/高钓园-通州金色时光垂钓园--通州
北山绿洲垂钓园-房山青龙湖✚ 美雅口腔-专业齿科✚ 易和渔具--钓箱配件仕挂
京顺徽活鱼配送--顺义小钱活鱼配送--顺义双渔活鱼放钓配送-顺义鸿运活鱼放钓配送--顺义小郭放鱼大物配送--顺义
查看: 4626|回复: 45

不闻日记之再战野三坡(完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1 07: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闻 于 2019-5-24 07:24 编辑

不可能天天都是好日子,有了不顺心的日子,好日子才会闪闪发亮。
—— 坂本健一《今日店休》
周中就开始筹备钓事,先后问了五爷和龙哥,大概其跟五爷说好去野三坡耍,结果龙哥电话说准备周六去个私密小库,还让我带上路亚竿,说有大马口,狠有诱惑力啊…
电话五爷说野三坡啥时候去都成,可小库的机会难得,呵呵始乱终弃啊,我一般不这样啊,咋跟L老师学坏了呢?
挺不好意思推了五爷,我兴奋的看了看淘宝上的飞蝇钩,京钓路亚版也粗略浏览了一下…
倒是有根迪卡侬路亚竿,也先后买了几个拟饵、亮片啥的,不过一直没机会用…
可跟老婆请示,她说她们学校周六有事,说早就跟我说了,我怎嘛没想起来有这档子事嘞?
所以就失落的推了龙哥,结果后来老婆她们学校又改日子了,这再找补回去也不合适啊,于是也没通知龙哥…
厚颜无耻的电话五爷,嘿嘿,还是去野三坡老地方吧,清明节在小丰口桥钓的还不错,就是没大个的…


-----------------------------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汪国真《感谢》
表弟说过,不会玩大水面,小河沟子凑合还能玩玩,为啥嘞?根据我这多年摸索和听闻,就是因为水面大,不好找鱼在哪里,只能是选择合适的地方做窝,做重窝,把鱼诱来…
象我这样游钓,根本没机会提前打重窝子,所以只能找截流之类的小水面碰碰运气,可也得两说着,五一六渡河失利,就是因为辣里水太浅,水至清则无鱼,水体容量小,鱼没有藏身之处,经不住电鱼下网者的疯狂捕捞,任你技术再牛,饵料再香,最终结局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无所获,只是愉悦了身心,看看风景罢了…
周五正要去上班,老婆来电指示,说定的冰柜马上就到,让我等着接货,嘿嘿,这师傅也太早班了,本来说好是下午,不过也好,这差事也就我能干…
电话师傅说都到时代风帆了,我赶紧腾地方,把餐厅矮柜边的杂物挪走,又墩了墩地,看见老婆放在桌上的宜家线板,趴地板上从柜子腿后面捋过来,连在饮水机线板上…
准备就绪,师傅也到了,竟然是一个人,给他上颗烟,聊了几句,说一个月也就挣个五、六千辛苦钱,冰柜包装说让他带走吧,他说得保留七天,嘿嘿,我摡搂一下扔阳台了,这不周六晚钓鱼回来,看着碍事给扔了…
小业主中午问个草袋围堰断面的事,难不成我画的不像?咱可费了牛劲了,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心里不踏实,等下午说打个电话问问,结果人家没接,几个意思啊?


--------------------------
人生路上走得久了,被人家说上两句难听话、受到些难堪的对待,这样的经历越积越多,便成了家常便饭,于是变得无所谓。
——村上春树
难不成节后第一天,给小破桥的财政评审解释她提的问题,出了岔子?
节前接到领导指示,让回复财评提的几个问题,辣天刚上班,急匆匆给她电话,解释了半天,结果她来句,不是这个专业的,听不懂我在说啥,我一气说那我这不是对牛弹琴嘛?不是这专业您还干这工作?
哈哈,后来气的她说直接对业主,辣意思就是不爱搭理我呗,呵呵,我这人说话就是较比的直,爱咋地就咋地吧…
插播钓况,周六从早五点钓到晚五点多,钓了小四斤鱼,包含九个白条、俩嘎鱼,剩下的全是鲫瓜子,太小不上两的都直接扔回去了,结果充电式打氧泵没电了,两个小时开车回来,鱼死了一半,剩下十多条,一晚上打着氧,早上也就剩六条活的…
昨天还身处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小丰口桥钓点,今天已经淹没在纷乱嘈杂的京城,有点喘不上气来,让人有点恍如隔世…
一天的阵雨已停,此刻半月独挂夜空,北风肆虐,带来阵阵凉意,不由得就有点落寞…
平时一天两、三次更新的我,昨天钓鱼时根本没有心思去写东东,连听歌的欲望都没有,除了偶有经过的火车,几辆半钓半玩耍的团伙离去后,真是静极了…
很庆幸自己选择了这里,没有听五爷的去五渡耍,辣里紧邻十大路,估计周末车流的噪音少不了,要是还辣么闹腾,我跑一百多公里图啥嘞?


--------------------
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村上春树
周五一早犹豫半天还是骑了电驴, 一是摩托限号,二是电驴好久没骑快没电了,到单位捋点社会主义羊毛,呵呵,以前挺反感某些人这样,竟还有从单位用饭盒打饭回家的主,我也是醉了,社会得逐渐适应嘛,人也照老话说的,慢慢变坏了…
果不其然,上了右安南桥辣个大坡子,电量显示就从两格变成一格,电量不足的红灯也亮了起来,艾玛,难不成又得蹬着走啦?
电门一直没敢拧到底,也不敢急加速急减速,这可不是我风格啊…
几个红绿灯处等灯的时候,赶脚电池能缓过来一口气,就这样凑凑活活骑到了单位…
周四刚教会门卫张子怎么把大线拴到竿稍小辫上,顺手又把他买竿子的赠品钩子拴在了八字环上,咱是一步一步的教他,掰开了揉碎了的讲啊…
不过估计他下次自己还是不会弄,就如同龙哥不会自己做大线一样,人家可不操这心,有的是现成的,自己弄多累啊…
刚帮他办完事就是好说话,问能充电不?说没问题,新线板在北边小屋里,呵呵…
于是我就进去把插座从窗户穿出来捋好,过门口台阶辣里压了一块砖,省得电线绊着人,插上电,听着充电器风机的呼呼声,这下心里踏实了,回去不怕没电了…


----------------------
有人说"不疯魔,不成活",我很享受这种若隐若现当中左右徘徊,这是我表演的语境,也是我的选择。
                      ——王千源
题外,工科男遇到的两件小事,一是周日一早,淘宝买的的65式伞兵皮腰带的腰带环掉了,捡起来一看,原来是连接处缝线磨烂了…
本来说去修鞋摊搞定,一想这点活计估计至少要我五块钱,咱又不是不会干,于是找出大粗针,线想了半天,貌似有种海竿盒饭的绑钩线颜色、粗度都合适…
可一时半会儿没找到,看见L老师送的窝子罐拴绳来,颜色发青,倒也不难看,于是铰断了穿进针眼里开缝…
大粗针上下左右翻飞,绣了个X形,最后一拴紧,试了试还挺结实,就这样吧…
二是老婆一直念叨洗衣机进水管和龙头处漏水,周日一早研究了一下,试着京东下单,买了根进水管,29多块,说凑个99块免运费的单吧,本来想买箱啤酒…
老底儿一听抢过我的手机扒拉玩具去了,最后花了108,嘿嘿,合着我买根二十多块钱的管子,剩下七十多块全让他给造了…
京东送货真是快,下午六点左右就到货了,拆了旧水管换新,咦?咋还漏啊?仔细一研究,原来是洗衣机专用龙头里的密封圈老化松脱了,吃完晚饭,想去五金店买一个吧,一想这配件估计未必有,辣个女老板巴不得卖你个新龙头呢…
突发奇想,把密封圈掉个个,不就好了,于是一弄,还真不漏了,哈哈哈,要是早研究透了,就不用花这一百多块了,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跟老婆一显摆,说我早干嘛去了,家里的事就是不上心,就对钓鱼上心,新买的东东,包括冰柜都是为了鱼,嘿嘿,这是哪挨哪啊?咱是辣种人嘛?不过可能也许差不多,还真是这么回事,呵呵…


------------------------
人生有一首诗,当我们拥有它的时候,往往并没有读懂它;而当我们能够读懂它的时候,它却早已远去。这首诗的名字,就叫青春。
                       ——董卿
中午吃完饭回来一看,屋里就新来的小菇凉在,逗她是不是值班呢,她很萌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人都不见了,呵呵…
估计都出去开会汇报唔得,心里惦记着去野三坡,想着周末出城肯定堵车,太晚了估计农家乐也不太好找,网上倒是搜了一家,就在小丰口桥北边不远,想着去辣里住一晚得了…
问了老婆大概三点到家,于是和小菇凉打了个招呼,说先撤了,谁要找我就说去看病了,呵呵,还真是去看病,心病啊,钓不了鱼犯愁,钓不着鱼也犯愁,愁的我哦,夜里失眠睡不着觉,反倒是一钓鱼,就精神了,邪性啊…
电还没完全充好,可也足够用了,骑上电驴,先去了上州屋买了两袋蚯蚓,新来的店面经理三十多岁,很精神,见面挺客气,结果我就买两袋蚯蚓,呵呵,心说我上次花了1400啊,老婆知道肯定要削我,也不能老辣么花不是…
要不说野钓客不招人待见呢,最多买两袋蚯蚓,几袋窝子,象龙哥都自己泡酒米,能省则省,在外面住帐篷凑合一晚是常事…
驮着两袋蚯蚓,电驴两轮生风,沐浴着初夏的阳光,奔向了自由的方向…
到家一看,老婆已经到了,我提醒自己别着急,这回可不能像上次五一似的,忘带钓椅了,不过还是忘了带茶叶和农夫山泉,倒也无关紧要了…
没多会儿,老底儿放学回家,我给他开门他一愣,估计不会认为有人在家,没想到我俩人全在…


------------------------
如果你还在乎别人说你什么,那你一定也在潜意识里认同别人说你的东西。只有你真正强大了,才可以不惧怕任何言论。
——张皓宸 《你是最好的自己》
一个背包、一个竿包 、钓椅兜子,几个塑料袋装着吃食、红牛、八宝粥、几种药,还有薄秋裤、迪卡侬徒步鞋,竟然一次都带走了,说实话,真沉啊,这要是跟PLA战士一样越个野,估计跑不了多远就歇菜了…
这回长了记性,油提前加满了,高德导航,走京开转六环,走了段京石,好像从啥提香草堂出口出来,再一走,我去,这不于庄嘛,上次取快递就来的这儿,真是有猿粪…
开始一路小堵,京周路上了京昆,终于痛快了,七环几个隧道正在施工,好像是高压水枪清理洞壁,弄得狼烟四起,赶紧关了天窗,两车道并成一车道,五、六十的嘎油…
半路打个电话问五爷到哪了,他说刚办完事,准备从窦店出发,我说刚过黄亦路,他听成房易路了,嘿嘿,说我真够快的,还挺能打镲…
题外,今早上班刚出门就发现很堵,小自由油表黄灯和红灯间或闪来闪去,还纳闷才刚加完不久啊?难不成有人偷油?
摩托还是快,没多会儿到了牛街中石化,看加油车不多,一拐把进去了…
大姐明显扭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我的车牌,登记完,要给我加92的,辣辣里行啊?
于是跟她说不差这点钱,她转而说还是95的有劲,有劲吗?我倒没试过92的,没有比较就没有发言权啊…
才加了17块钱就满了,以前都是28块左右,看来是油表坏了,本田一点不让人省心啊…
结果下午就听说油价降了,这倒霉催的…
昨天把剩下的鱼都让二叔拿走了,不过把旧冰箱里素的东东腾到新冰柜时发现,还有上次忠良书院钓的一条大鲫鱼和一个嘎鱼…
到了单位说拍拍老S马屁吧,让他给小S做个焖酥鱼,吃了还不得考个八中之类,这主儿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要,嫌小,德行,野钓辣能老搞上大的来,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在辣里,我会感激不禁…
他正在设计房山一条山区三级路,看着地形图上辣曲曲折折的等高线,随口问了句能钓鱼吗?这主儿说能啊,沉吟了一下,又说过个一、二十,也没准五十年吧,现在没水,大爷的,逗我玩呢…


-----------------
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些不三不四,不明不白,不痛不痒的人身上,因为这很不值。
                             —— 钱钟书 ​​​
坏了,早晨踢球时张师傅说野三坡的鱼熬的鱼汤有股子药味,他老婆厨师出身,俩口子嘴都狠刁,竟然能品出这味道来,这么看来拒马河全线的鱼都好不了了,多亏没下手一渡的房子,也许就此再也不去辣边子了,某库的鱼他家吃过,没说啥,以后还是永定河水系跟潮河、白河上游段耍吧…
五爷却说拒马河没问题,鱼肚子里都没有黑膜,某库的倒是有,我也是彻底蒙圈了,到底是张师傅嘴刁呢还是咋回事嘞?
转回正题,到小丰口桥头大概六点,用了两个多小时,路过辣个看好的布衣巷酒店,大略一看不知道进口在辣里,于是继续往前开…
看见最后一家玉彬农家乐,门口停着几辆车,停下问老板娘多钱一晚,她眼睛滴溜转了一下,说一百块,我说我是钓鱼的,不都八十块嘛,她疑惑的过来看我车里一眼,没有家眷唔得,才同意…
趁热打铁,扫了她家微信牌牌转了账,这大姐又逗我,说回来涨价了,我说嘿,于是要了房间钥匙,甚至都想放点东东到房间里,一看也没啥可放的,吃喝都可能用得上啊,只得作罢…
先去钓会儿吧,开到了清明节来时的老钓点,一看北岸没车没人,南岸倒有辆白色SUV,还驮个拓乐箱子,貌似是一对夫妻,离得远也看不出多大岁数…
隔河喊了声,问大哥口好吗?说也是刚到,朝阳的家,我说比我还远啊…
看了一看上次的钓位,水草明显密了起来,辣条水下通道看不见了,这么说只能钓草窝子了…


-------------------
无论这个世界对你怎样,都请你一如既往地努力、勇敢、充满希望。
                     ———毕淑敏 ​​​
赶脚还是比上次偏西了几米,东边河中的苇子长起来一些,有一个竹筏拴在岸边,其实在辣上面钓鱼不错,不过也没经人同意就上去不太合适,万一刚上去,窜过来一个老太太收钱可咋整?我是交啊还是不交啊?
照惯例抛出了小海竿,导线环已经用胶粘牢,不再来回转了,打在西侧暗水草团的前面…
支上钓椅,想了想还是用六米三御逗鲤吧,辣个草窝有两个脸盆大小,凭我的技术,抛进去不算个事…
用败家铲打了几半勺龙哥牌酒米,距离远了一打就散,后来想了想还是用大炮挂上犁夫哥送的窝子罐整了一罐,东侧四十五度角有个近点的草窝,也打了一罐,多点开花嘛…
因为已经六点多了,索性就挂了夜光漂,2.0大线有点粗了,可也是怕跟上次潮河辣样,大线一断,漂丢水里捞不回来…
也是邪性,打第三竿,大线整根留在水里了,我抖着御逗鲤上的水滴,一脸茫然,哎,大线接头没拴牢,也太鼠妹了,还好左右无人,要不多丢人啊…
连忙翻出大铁锚来,扑通一声砸了进去,捯饬上来一团水草,第二次成功了,连漂带大线和水草一大团都给拉了回来,一丝兴奋也伴着一丝隐忧,开竿不顺利啊,难不成要白?
题外,昨晚迅哥九点多来拿鱼,老底儿也疯了似的不让我睡觉,本来七八点钟就上床的我,只得强打精神熬着,完事了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两点多,醒来学习了会儿强国…
四点多想起去老房子看看,一看还真看出问题来,客厅折叠沙发被打开,上面还有一瓶农夫山泉,呵呵,这是辣位中介哥、中介妹来这里休息了?
上次一直钥匙放在链家,没出过这事,这次给了我爱我家一把,看来这黄中介管理松散啊…
看着上一家博爱的满清余孽把家具摆设给搞乱了,看着就不辣么舒服,于是一个人开始搬箱倒柜…
貌似楼下没人住,要不早找来了,这老房子隔音就是差…
一个大衣柜辣主儿给弄到客厅里,不伦不类的,搬它可犯了难,忒沉,先斜着拖出来,推到合适位置把它放倒,还用脚垫了一下,以免摔坏了,放倒了把门堵了,于是从柜子上翻过去,从后面推,进了卧室,费大力气立直,这一折腾,汗都冒了出来,衣服也脏了,跟谁说理去啊?
为神马每个房客都要创意一把挪家具呢?我就奇了怪了,以我的眼光摆放的难道有啥问题吗?卧室单人床顶在暖气格栅上,这不有病嘛,本来暖气就不热,他用床头还给挡上了,怎嘛跟L老师似的,脑子有包呢?
回来现在正在遛弯,俩胳膊有点疼,真不是干活的料啊…


------------------------
别人后退,我不退;别人前进,我更进。要攀登这座山的人,起初在下部是艰难的,越上升越没有痛苦,最后就和坐着顺流而下的小船一样。
——但丁
远处草窝子一直没见口,于是改成东侧近窝子,可几乎都得抛两三竿才就位,水平差的紧啊…
海竿也不见动静,跟上次一样,难不成这里的鱼不认海竿?我的海竿钓组还是海钓那套棉线结、挡圈、限位器之类,红黄颜色挺鲜艳的,会不会引起鱼的警觉呢?再一想,这套组合貌似还真没钓上来鲫瓜子,看来得改改了…
和五爷联络,说都在五渡上鱼了,不过都是小鲫瓜,没啥意思…
正说着,抬眼一看,嘿嘿,黑漂了,御逗鲤竖起,一条二两左右的皇军在钩尖颤动,哈哈,今天不白了…
赶紧跟五爷显摆,于是乎,就把他给招来了,地图上看得走六十公里啊,真不近呢…
题外,看无忌群里说车牌夫妻更名,有点心动,把老婆号过到我名下,再排个电车?孩子昨一听来了劲,说买辆特斯拉,嘿嘿,刚着完火不知道啊,而且又贼贵,被我一顿数落…
前天看到新闻里说中国做好了一切准备,心说咱也得准备一下啊,于是京东下单买了二百斤大米,送老妈家战备储存,昨天给老妈电话,她说怕长虫,也没地儿放,不让买了,于是撤了单,改买了两袋十斤装的五常香米,今天一看无忌群里一哥们更狠,连肉罐头、压缩干粮都买了,我去,小老百姓哪经过这事啊?上一次是79年,我都没印象了…
二姐让赶紧收回借款,貌似L老师和老S都没管我借过钱,大学同学辣次第二次借钱,我给拒了,这年头谁借钱啊,我买小威钱不够只能管老妈借,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犁夫哥半个月前就跟我说关注一下金子,我没在意,后来一看还真涨了,春江水暖鸭先知啊,犁夫哥还是有先见之明,这两天汇率欲破7,据说金子和日元是老百姓仅剩的避风港湾,谁知道呢…


---------------------
打翻了牛奶,哭也没用,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要把牛奶打翻。
           ——毛姆《人性的枷锁》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夜光漂愈发清晰,赶脚海竿没啥大戏,没安铃,还得时不常扭头看看,忒劳神,索性就收了,专攻手竿…
可貌似就辣一口,浮漂再无动静,尝试着两个窝子换一下,还是没戏,偶尔有一口,可打不上来东东…
没一会儿,就见小丰口桥下来了一辆车,车灯还挺亮,估计是远光,心说谁这么没眼力见,没看见我钓鱼呢,野生鱼就怕亮光,所以一般野钓,即使钓鲫鱼也没有用夜钓灯的,都用夜光漂,原来还有夜光棒插在漂头,现在几乎没人用了…
五爷高声喊着:不闻…嘿嘿,我赶紧把头灯打开,连声应着,只见他和一哥们沿着堤顶走来,深一脚浅一脚的,打过招呼,他开始别摸钓位,看上了辣个竹排,于是他俩回车上取钓具…
我一看也八点了,该吃饭了,就问他俩是先去农家乐吃饭还是先钓鱼,要不就点外卖,咱不是从农家乐出来时要了个片子嘛…
五爷说叫外卖吧,我就打了电话,老板接的,说有水饺、炒饼,他俩要的素水饺,我要的素炒饼,五爷说在外少吃肉,不干净的话容易闹肚子,貌似龙哥也说过同样的话…
老板特意说了水饺20一斤,我没觉察出神马,赶脚不贵啊…
题外,早上去老房子当了回保洁,拿着墩布、腻子铲、抹布,赶脚收拾一下,给新房客留个好印象,容易租出去不是…
昨天挪了家具,今天一到,先把上上家,卖衣服那家的闺女弄的贴纸铲了一遍,赶脚这妞子是不是有强迫症啊?桌子、墙上贴的是密密麻麻,多亏有腻子铲,也费了好大劲…
又把没用or埋汰的小架子、案板调料瓶子等一堆东东给扔到垃圾站,然后墩了地…
干净整洁最重要啊,不知谁有这个眼缘,遇到个好房客真难…
回家逗老婆说给一百块保洁费,她嗤之以鼻,说让我有空收拾一下这个家,嘿嘿,让她帮忙理个寸头,张口就要二百,唉,赔了…


--------------
人的一生,总是在高潮和低潮中沉浮,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
         ——傅雷《傅雷家书》
我们继续钓,五爷坐在钓箱上面朝东,辣里正处在缓流最深处,离右边苇子有个一米多,说是鱼道吧,也不好说,反正听他说没啥口…
辣个跟他同来的小伙儿挺精神,看样子也就刚毕业,结果走眼了,说也三十多了,话说我三十多时候,是不是也风流倜傥啊,隔的有点远,都记不起来了…
我去车上把吃食拿来,五爷说让顺手把他车后座的棉大衣捎回去,估计还是冷了…
可左等右等,初代伊兰特也没见开门,这车跟现在的出租花车一模一样,估摸着车龄有十多年了,出点故障也理解,无忌花哥的瑞纳就老出毛病,所以对韩系车很不感冒,甚至于几次去外地游钓都没租过…
俩同事有进口圣达菲,据说也是油耗子,辣天和老C聊天,说都不去4S了,路边店解决,这延庆人可真会过日子,呵呵…
题外,早上送老底儿上学,看着他们排着队进教学楼,怎嘛突然联想起电影里集中营的场景啊,要不说应试教育很恶心,毕业多年以后,我偶尔都会噩梦中醒来,不是考试考坏了,就是挨老师骂了,现在好嘛,身边就躺个老师,整个一个继续教育,天天挨数落啊,也就和老S喝顿闷酒,雪薇能缓解一下…


----------------------
拖延和等待是世界上最容易压垮一个人斗志的东西。
—— 卢思浩
无口的寂寞难耐,五爷跟小伙伴偶尔聊几句,远远的也听不清啥,对岸的朝阳钓友似乎还在战斗,早些听他俩说话,应该也是上了嘎鱼,来这里选好地,几乎不会白板…
没多会儿来了一辆三蹦子,或者叫瘸比乐,农家乐老板送饭来了,接过袋子,抢在辣个帅小伙之前付了账,零钱不够了,还差人两块,倒是在他家住,回头再微信转账就好…
回到竹筏上开始吃饭,我又喝了罐青岛黑啤,虽说没有德啤好喝,却也凑合了…
五爷的头灯跟犁夫哥的类似,都有个绳带系在头上,跟矿工似的,挺有趣…
带来的花生和怪味豆没吃,小伙子又让我拿了回去,这大老远的就请他俩吃个破饺子,有点过意不去,有机会好好喝一顿吧…
吃完接着钓,九点多五爷一看没戏,就说收了回五渡再钓会儿去,我一看也别慎着了,回农家乐洗个澡睡个觉,明日再战…
和五爷告了别,看着他们的车灯远去,我收拾了一下也开上车,对岸的钓友似乎也休息了,夜里难道都没口?还是这里被电了?明天换个钓位吧…
回去一看,老板两口子正在收拾小鱼,估计是为了明天的午餐做准备,周六生意肯定比平时要火爆,他们一周也就等这两天,平时最多有几个闲人来钓鱼…

------------------------------
题外:
昨日狂抡六米三,龙哥半蹲侃大山,
雨点零星半阴天,小风一吹浮漂怨,
瘾发归家十一点,不求钓获求心安,
一夜急雨望北边,又有冷水扰鱼眠…
用房卡打开209,我去,房间里面装修设施跟三星级酒店差不多啊,才80块一晚,超值啊,顾不得细看,东西随地一扔,打开电视,脱个光溜溜,赶紧洗个澡解解乏吧…
开始以为五爷也要住,差点就从携程定了布衣巷酒店,后来五爷说没谱才作罢,要是订的话也是两间了,我这夜猫子一般人受不了…
问了老板娘WIFI密码,给老婆发个视频照片唔得,好让领导放心,呵呵…
还是累了,一觉睡到三点多,琢磨着占个好钓位,五点来钟天没亮就出发了,刚要出门,老板娘揉着惺忪睡眼出来打个招呼,原来也是要准备早餐,做生意可真不容易啊…
价钱公道,服务周到,面带微笑,照顾老少,才会有回头客,赶脚一干生意场上的朋友都在忙活,发个朋友圈啦,弄个小视频啦,把自己做到最好,互相理解,换位思考,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稳稳的收获幸福,这不跟钓鱼一个样嘛,我没事就想鱼会吃啥,哈哈…
刚刚跟丁丁姥爷聊了会儿,说他家一只小狗叫小白,最近让小区里电驴把眼撞瞎了一只,去宠物医院看了下,大夫说要么摘要么上消炎药,老爷子心说宠物医院多贵啊,转身出门去药店买了儿童眼药膏,回家给小白上了药,过两天小白辣只眼睛瘪了,外面一层硬皮,他试着一铰也不疼,就给铰掉了…


--------------------
人要成长,必有原因,背后的努力与积累一定数倍于普通人。所以,关键还在于自己。
——杨绛
开车经过昨天的钓位,想着老板娘昨天说有几个住她店里的钓友天天都钓十斤起步,问了大概位置,在铁路桥里面…
想着老钓位紧邻土路,暴土扬长的,甚是烦人,昨天钓也没啥口,索性就进里面看看去…
顺着砂石路缓慢向前,一侧轮子躲开深车辙,以免刮底,几个路口被当地村民设了石头路障,估计是种了地,怕钓友的车开进去糟蹋…
铁路桥下有辆京牌车挡路,试着倒了一把过去了,结果没几步一个路障横在眼前,唉,只得退了回去…
绕了个弯子,终于在一处土坡看见三辆钓友的车,有辆中东版霸道,停下来过去问钓,一个四十来岁眼镜钓友,坐在椅子上看着七八根海竿…
题外,昨天小破房终于租出去了,空了一个月吧,绿中介搞定的,去黄中介取钥匙,逗他们说咋老办不成事呢?
两个北邮男大学生,数学专业,毕业三、四年了,一个燕山的家,在中关村上班,码农,一个沧州的,在朝阳门上班,项目前期策划,看着老实巴交的,说都996…
提了个要求,要换个双人床,同意了,冰箱旧了,还是新房子前房主剩下的,我主动提出让他们买新的,从租金里扣除,嗯,估计这哥俩能踏实能住几年…


---------------------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阿德勒
他们的装备看着不错,排架竿、电子报警器一应俱全,我其实看上了辣辆霸道,这玩意开着走烂路多爽啊,不过还是宽了些,野钓经常遇到的辣些大车路还是吉姆尼好使…
和眼镜钓友聊了几句,说他们去年在这儿玩手竿,都是鲫鱼,鱼不大,今年索性改成海竿了,辣意思我脚的就是几个人喝点酒、聊聊天,啥都不耽误,也全不为鱼了,海竿上的鱼也大些…
大略看了看,这处河面最宽处大概有七、八十米吧,西侧有个湾子,长着苇丛,苇丛边貌似有老钓位,于是和钓友告别,去那里看看…
开上车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一排管涵,开过去一看上游还是一段截流,但貌似没钓鱼人,于是调头折返,停在了刚才看好辣个钓位的砂石路旁,拿起东东,下去开练…
因为钓位离车很近,就没拿竿包,随取随用吧,先拿了御逗鲤,四米短节竿和小海竿在背包里…
下到河边,一看痕迹就是有人在这儿钓过,于是支上钓椅,先打了小海竿,又支上御逗鲤,先用败家铲打了几勺龙哥牌酒米,可是距离有点远,酒米遇风打的有点散,无奈回车上拿了12米大炮,用窝子罐打了两罐…
题外,周日给死老S打电话,问他要不要鱼,这主儿说刚买了一条草鱼,嘿嘿,我说辣能吃吗,虽说草鱼还凑合,不过肯定也是饲料催大的,好不了辣里去啊,后半句我没敢跟他说,唉…


------------------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钩上挂的蚯蚓,没多会儿就有小鲫上钩,御逗鲤还是硬了些,一点手感都没有…
钓了一会儿发现窝子处还是有回水流,这处湾子水面还是平静,远处的鸟鸣在清晨的清冷中听着倍儿清晰,简直就是天籁之音,闻着空气中隐约的花香,赶脚好舒坦…
蚯蚓鱼口还是慢些,把带的四米短节竿也支上了,共用一个架竿,前面竿子细,摞着,后面用饵盒稍微挡着点就掉不下来,六米三用的夜光漂,漂苗子粗些看得清楚,四米竿子用的迪卡侬一款细身漂,都调的空钩平水或者雪薇露点头,钓一至两目…
好嘛,这下有的忙了,两个漂,间或还得扭头看一眼海竿竿稍,辣是相当的活动脖子和眼睛啊…
小鲫不大,正如刚才的钓友所说,一两多点,四米短节竿子软,多少有些手感,看着小鱼在水下拼命快速的游动,最后还是无奈的被拉出水面,心里说不出是啥赶脚,重复的次数多了,竟然没有一丝兴奋…
题外,昨天520,早上给老婆发个红包,她上班时接了,还给回了俩热辣表情,这老夫老妻的,弄啥嘞?有点不好意思啊…
定的六支夜光漂到了,晚上到家,二叔来拿鱼,坐在饭桌旁,我举着六支漂对开门的老婆说送您一束花,她愣了一下,剜了我一眼,二叔还没明白咋回事,老婆耐心的给他解释,说是我钓鱼用的,哈哈…


------------------
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苏岑
刚才钓友的两三个朋友陆续起来,貌似他们没支帐篷,就在车里凑合了,他们陆续开始换食,这时候我身后听声音也过来个人,看我在就走了,貌似我占了人家的钓位?
后来看个本地老哥去了对岸,新辟个钓位,也没准就是他呢,不好意思了老哥,您是每天都能钓,我们只能周末来,唉,打扰打扰…
本来说中午再叫个炒饼外卖,没想到啊没想到,后来都三点多了再打电话,老板说忙死了,接了不少桌饭,也是哈,这一份炒饼十几块钱,挣的钱还不够油费呢,可以理解…
海竿上了一条嘎鱼,跟昨晚上的差不多大小,此后任我再怎么换食、换标点,都再无动静,也是邪门了…
我看刚才的钓友他们上了四五条鱼,有鲫鱼、有嘎鱼,个头还不小,至少三、四两,难道鱼是欺生?也说不清楚了…
隐约听他们谈论着工作,志同道合一起出钓也不错,就如同我跟L老师一样…
大概过了中午,他们收拾东东开车走了,结果没多会儿又来了一帮貌似团建的公司同事,一群人叽叽喳喳一看就不像正经钓鱼的…
听他们咋呼说没带蚯蚓,要用皮筋颗粒吧,又打窝子吧,整个就是玩坑的套路,令人厌烦,他们其中一位还带个小菇凉,后来没事就往水里扔石头,我也是哭笑不得…


---------------------
有人说:幸福的人都沉默。百思不得其解,问一友人,对方淡然自若地答:因为幸福从不比较,若与人相比,只会觉得自己处境悲凉。
——梁文道
六米三挂蚯蚓明显上的鱼大些,有几条二、三两的,四米短节竿开始也用蚯蚓,后来想这么好的机会为啥不试试面食呢?
于是开了一团,开始搓,手艺还是不灵,后来索性拉饵,嗯,找到赶脚了,一阵小连,有点像练杆坑的赶脚了…
想起一个冬天和L老师去常兴庄大棚练竿,练了一阵赶脚无聊,索性就开始比赛,有一局特逗,都快压哨了,本来我尾数多一尾,L老师突然来了个双飞,嘿嘿,大爷的,要输啊,不过我回头一看黄金眼,嗯?有动作,一抬竿也来了个双飞,哈哈,把L老师气的半死,所谓,笑到最后才是最好…
不知何时,身后来个本地小伙子,跟我聊了半天,给他上根烟,他骑摩托来的,也是钓鱼,天南地北一通侃,聊的我都有点烦了,他一来鱼口貌似也慢了下来,这给我气的,可也不能表现出来,辣是相当的难受…
后来他终于走了,去上游做钓,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不过也两说着,后来我的蚯蚓快没了,赶上下了点雨,他收竿往回走,我给拦下来要了几根蚯蚓,说给他钱吧,他不要,于是又给上棵黄鹤楼,嘿嘿,这里的人还算朴实,不是辣么见钱眼开,唯利是图…
野钓其实不难,龙哥说了想不明白他们怎么就白了,呵呵,一处水域的鱼情、水情,去的多了,自然就有所了解…
神马时候用神马大小的钩子,合适的线径,浮漂吃铅量的选择也要适当,不然跟我在凤河用黄金眼似的,遇上点风根本抛不出去…
钓饵嘛,也是相对黑坑简单多了,冬天就红虫、蚯蚓,夏天玉米豆、麦粒,面食也相对简单,不用加辣么多小药…
我都是以野战蓝鲫、九一八啥的两三种商品饵为主,适量加点拉丝粉,混合在一起放在一个罐子里,随用所取…
窝子料是牛B鲫、牛B鲤之类加曲酒泡的酒米、玉米豆、棒碴之类,也可混合些老坛底窝…


-------------------
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村上春树
神仙难钓午时鱼,中午太阳暴晒,鱼口明显慢了,对岸的本地老哥背后有个土坡,背阴不晒,我这里正对着太阳,辣是没处躲没处藏,还好气温不算很高,没怎么冒汗,不过回来一看双手已经晒黑,跟戴个黑手套似的…
忘了哪个时段,鱼口又好了,近岸的四米短节竿还是拉饵,钓上来一条二两多的鲫鱼,在水下横冲直撞的,倍儿有手感,六米三竿子挂蚯蚓一直慢蹦,海竿没口索性就收了,省得老得扭头看…
跟老婆说是五六点到家,车程得两个半小时,辣两三点就得收竿,可鱼口这么好,太难得了,禁不住诱惑,给老婆发个微信说一声,怕堵车,晚点回,呵呵,还是接着钓吧…
四点多阴天了,西北飘来几片雨云,随着风起,零星小雨落了下来,我赶紧把不用的钓具、吃的啥的搬到车上,顺便拿了把破伞…
打开伞接着钓,可是风一刮也碍事,放到地上挡着点背包啥的,可又差点被风吹河里,干脆收了,这点风雨算神马?淋着吧,还去火呢…
题外,半夜醒来,无聊上摩托迷论坛逛逛,这一逛不要紧,看见上海某版主首提三阳JOYMAX300中绵羊,提完就来个长途摩旅,并且和三阳自家的巡弋300做了比较…
车价便宜一万,发动机被雪薇调低功率、扭矩,螺钉都是裸着没上漆之类,可却又有了浮动刹车盘,油耗3.5,说数据党又该吹毛求呲了,其实车这玩意,还是不要迷信数据,实际驾驶体验最重要,在国道常用的60~80速度区间感受很好,云云…
看着有点心动,这车估计带着老底儿出去兜风、自己中远途野钓都没问题了,B牌办完也就三万多,小自由继续市区通勤,加一起一共十万出头,赶脚比黄A牌动辄十五六万的铁皮钱太值了,也实用,两全其美啊…
辣么问题来了,老婆大人会批准吗?话说520、521、522连续三天给她发了三个红包,这大出血的铺垫也相当够意思了吧…
牢笼里久了,就不免渴望风一般的自由,夏夜疾风,雪亮车灯,掠过京城,犹如重生,估计每个蓝人都如此,可真正敢迈出这一步的却没几个…
有生之年估计看不到活捉志玲姐了,都是中国人嘛,能力范围之内支持一下台产企业也不错哦,只是希望别给我掉链子哦…
凌晨穷醒,古德猫拧,高温不停,白腿索命,保险续领,钱包变轻,某库鱼情,勾魂梦萦…


----------------------------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
雨没下几滴就停了,不过也五点了,周围钓友开始陆续收竿扯呼,对岸只剩下一对本地父子,没多会儿也走了,他们一走,真是静极了…
一个牧羊人赶着一群羊回家 ,羊咩咩的叫着,似乎在说,今天可吃饱了…
还是有口,六米三竿子也收了,又开了一小团拉饵,专供四米短节竿…
这溜溜一天也没听歌,这里也不需要用歌声避掉都市的喧闹嘈杂,动听的鸟鸣,偶尔经过的火车汽笛,简直就是大自然的交响曲啊,怨不得去年龙哥还用手机录鸟鸣,当时还赶脚他闲的,录这干啥,呵呵…
扭头一看,西边太阳快要落山,饵团也没剩多少了,也快五点半了,开始收竿吧,差不多得了,也钓了十个多小时,够爽了…
回到农家乐把房卡还给老板娘,本来想洗个澡,一想还是算了,去卫生间洗把脸,买了两瓶不知名的本地矿泉水,路上喝,一天没正经吃饭,竟然也不饿,回家再说吧…
路上开的急了些,结果第二天有个超速短信,唉,加上去年接L老师死甲鱼被拍的辣个三分,已经六分了,要小心些,老婆说她不管消分,这是啥意思嘞?
至此,这一篇再战野三坡到了尾声,牛皮吹了俩礼拜,也是被逼无奈…
题外,昨天在菜市口人保交摩托的交强险,系统慢,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逗小姑凉是不是天热的过,她的笑声动听,貌似还在用苹果6,她一查去年五月十号上的保险,等于有两周已经脱保,好险啊,我一直看行驶本,以那个日期为准,貌似缺钱了,小菇凉说去年轻便摩托还不用交车船税,今年头一次交,120多吧,哎…
072449wjjyihiydsdboeyu.jpg

072450hvh0aio4r0reh4r3.jpg
072451xdhxe7789yo92b9e.jpg
072451n6cgecs1ke1ca2e9.jpg
072452tsrrsyj2g6vjy8cv.jpg
072454mjnjwbq12jntmby0.jpg
072454ij5m0cld00ua0rmc.jpg
072455anhhy2qk012ll0yy.jpg
072456qzinjzv0iiioeoy7.jpg 075642gun16a226pm78t5p.jpg 075642td0tggfufhzzfvvu.jpg 072557l5nib0n4khe2ibhq.jpg 072557z01dmm0qedd4cxda.jpg 204055mws9al5jsbs9998o.jpg 204055q205850w9z0w2j8x.jpg 204055h13qi2scz6ez5eze.jpg 074929wcehr833tit2ki2i.jpg 074929w9rvi1190ntz9t3p.jpg 074930it5z440tx6zg0hhc.jpg 074930q8etbzfugjqzeqju.jpg 112322i29svrw7698u297v.jpg 112322m1h71db76ltjhz7k.jpg 112322vuzz7revht7efet7.jpg 112323u36lfxpfif9xp6y9.jpg 112323r3zpg26r3r66kk61.jpg 112323gr1dnd3nez441ttd.jpg 165509ns1o16qj2kkonjq2.jpg 165509w6d06itxy06y5dqy.jpg 165509z0zvuc8bfvfccq85.jpg 165509pww09o49n3nkwgje.jpg 071747eibibu3fwswfbgsf.jpg 071747vgjxc04kbmgdmjbd.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钓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风景不错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5-11 07: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5-11 07: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07: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5-11 07: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个 发表于 2019-5-11 07:46
野三坡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据说被电过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5-11 09: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5-11 09: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7: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汪国真《感谢》
表弟说过,不会玩大水面,小河沟子凑合还能玩玩,为啥嘞?根据我这多年摸索和听闻,就是因为水面大,不好找鱼在哪里,只能是选择合适的地方做窝,做重窝,把鱼诱来…
象我这样游钓,根本没机会提前打重窝子,所以只能找截流之类的小水面碰碰运气,可也得两说着,五一六渡河失利,就是因为辣里水太浅,水至清则无鱼,水体容量小,鱼没有藏身之处,经不住电鱼下网者的疯狂捕捞,任你技术再牛,饵料再香,最终结局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无所获,只是愉悦了身心,看看风景罢了…
周五正要去上班,老婆来电指示,说定的冰柜马上就到,让我等着接货,嘿嘿,这师傅也太早班了,本来说好是下午,不过也好,这差事也就我能干…
电话师傅说都到时代风帆了,我赶紧腾地方,把餐厅矮柜边的杂物挪走,又墩了墩地,看见老婆放在桌上的宜家线板,趴地板上从柜子腿后面捋过来,连在饮水机线板上…
准备就绪,师傅也到了,竟然是一个人,给他上颗烟,聊了几句,说一个月也就挣个五、六千辛苦钱,冰柜包装说让他带走吧,他说得保留七天,嘿嘿,我摡搂一下扔阳台了,这不周六晚钓鱼回来,看着碍事给扔了…
小业主中午问个草袋围堰断面的事,难不成我画的不像?咱可费了牛劲了,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心里不踏实,等下午说打个电话问问,结果人家没接,几个意思啊?

072557l5nib0n4khe2ibhq.jpg
072557z01dmm0qedd4cxda.jpg
072557vttjwtthzwxjatxy.jpg
072557c4rxb4mho84a5opj.jpg
072557i3pco5hra5hlpya3.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5-12 08: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野三坡节假日去不去两可,住客房就是个问题、其次堵车、限流、平时60—100的客房也常有团租的住不上,住上了好钓位也备站上了,如果是漫性子有大把时间或带家人以玩儿为主怎样都可以,急性子是受罪去了,再经过网电工洗礼后的钓点河道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大老远去了想过过钓鱼的隐那您就想想得了!去之前电话各情况摸清楚较好些。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9: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89400688 发表于 2019-5-12 08:19
野三坡节假日去不去两可,住客房就是个问题、其次堵车、限流、平时60—100的客房也常有团租的住不上,住上 ...

是这个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进入各版面

QQ|广告联系|手机APP|手机微信版|手机触屏版|电脑版|发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 京ICP备:0503421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1080895号 电话: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邮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万柳中路28号海联在线B1层 )

GMT+8, 2019-8-25 00: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