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领海渔具-海钓路亚弓箭售海鱼永定河叠石岛垂钓\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鱼对决刺激战场百里峡拒马河野钓俱乐部爱斯基摩得伟尼龙电动冰钻
红门水源-北京最美钓场怡然生态度假村-垂钓餐住度假白洋淀莲鱼岛游钓度假村MORA 瑞典进口手摇冰钻韩国济州岛,2小时海钓天堂
大V练竿/高钓园-通州金色时光垂钓园--通州
北山绿洲垂钓园-房山青龙湖✚ 美雅口腔-专业齿科✚ 易和渔具--钓箱配件仕挂
京顺徽活鱼配送--顺义小钱活鱼配送--顺义双渔活鱼放钓配送-顺义鸿运活鱼放钓配送--顺义小郭放鱼大物配送--顺义
查看: 3961|回复: 48

不闻日记之探钓永定河月亮湾(完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0 23: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闻 于 2019-3-17 17:52 编辑

期待是一种半清醒半疯狂的燃烧,使焦灼的灵魂幻觉自己生活在未来。
                                   —— 余光中
坐电梯下楼,准备回家,估计四号线也不好坐,所以就遛达到公交站,没多会儿来了辆88路,竟然还有大座,幸福满满啊…
还真是有些累了,到家给老婆发了个388红包,倒头就睡,令人难忘的三八节哦…
周六老婆去朝阳开会学习,咱送完孩子上课,干了半天活,洗衣服、指挥地宝扫地,然后拎上半桶热水,下楼给小自由洗白白,正擦着,同楼层四号邻居大爷过来问没打点酱油?
弄得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一细问说是蜡油,也就是打蜡,嗨,这退休职业司机的话让我给听岔了…
下午本来说带孩子去槐房钓鱼,结果我红虫都买了,他又改踢球了,在楼上看空场没人,我俩下楼说传传球,一会儿来了几个他的小伙伴,人不太够,他们又挺热情拉我入队,一时兴起,加入战团,结果就我们父子俩一队,对方五个人,我呢还被定了规矩,只能守门员兼后卫,不能过半场,于是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对方群狼战术,小祖宗这个胖前锋也不会跑位,专往人多的地方跑,气急败坏的我一不小心铸成大错,一脚想搓个半高球越过人群,无意中却打在一孩子的眼镜上,唉,冲动是魔鬼啊,还好没大事…
老婆晚上回来说坐一天腰疼,一听这事更是河东狮吼啊,本来就郁闷的我更郁闷了,晚上钓友307又发来夜钓公鱼的照片,弄得我心思又痒了…
逗了逗俩老伙伴,龙哥说去顺义鱼塘,我是不愿意去辣么远,也不是野生鱼,L老师吧,懒得一比,也不爱动弹,这可咋整,后来听话听音,老婆的腰贴了膏药不大紧了,让我周日酷鱼or槐房去钓钓得了,哈哈,如同得了懿旨,打了鸡血…
晚上兴冲冲收拾渔具,看着水盆里伸着懒腰的红虫,钓瘾如毒发一般,忍耐不住,干脆去珍珠湖下游那个截流耍耍?
先发个概述吧…
下午五点多回来了,八个小时一共上了24条小鱼,一水全是鲫瓜子,边上和对岸有两个钓友各钓了一条半斤左右的, 大鱼少,玩的人却不少,大概得有二、三十人玩,估计工作日人不多…
今天的钓况总体一般,有白板的,一般都能几条,正钓着呢,我听后边来了个车,俩人下来看钓,听他俩说话,应该是准备下网,龙哥后来说当地人还有电鱼的,所以大伙儿想去就赶紧的吧…
我用的6.3米竿子,2.7米0.8号大线,黄金眼,对岸好几个当地老头用大炮,听他们聊天说口好的话一天能钓个三、四斤的…


--------------------------------------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西行探钓人未老,故乡风光独好…
永定冰河高桥,山上巨石突翘,钓友黑衣大炮,惊飞觅食水鸟…
嗯,接着絮叨,周六老婆回来撂了一句,说车还有半箱油,哦,辣意思就是让我加油去呗,还说从蟹岛辣边开会回来,拉了四个同事,嘿,满载辣,问她车保养完啥赶脚,说开着有点哆嗦,我周日一试吧,还真有点,不过不仔细察觉不出来,难道小威也添了大众dsg的通病?咋就不学点好呢?
周六晚收拾渔具,琢磨半天带啥竿子,先把12米大炮装进竿包,又带了迪佳7.2和御道鲤6.3,开始还想带根3.9,后来嫌沉就没带,两米小海竿装进背包,又拿了L老师送的钓椅,大线线组是7.2、6.3、4.5、3.6、2.7米都带了,线径也是1.5、1.0、0.8、0.6各带一种,钩组也是大小都有,总脚的东东必须带全,宁可用不上,也别现场抓瞎,不过也有不好的,就是装备太沉啦,下次还是要精简些…
没上闹钟,四点多就醒了,捞出水盆里泡的红虫,拿张报纸一裹,背上装备,拎上竿包、还有大炮架竿、钓椅啥的,估计一共得有个四、五十斤了…
三环、莲石路、五环、阜石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路线,照龙哥的话,闭着眼都能开到,嘿嘿…
这么早开车很是痛快,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石担路中石化,先加了油,边上一个摩友骑个宝马f700gs也在加油,搭讪聊了几句,说去和朋友跑山,出来早了,天还是冷点,我看他防护装备很齐全,特意提醒昨天妙峰山水车对撞的事,让他慢点骑,他也听说了,看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辣个铃木肇事者还逃跑了,真给摩友丢人啊,伤者颅骨粉碎性骨折,不过捡回条命,摩友群说那也难免有后遗症啥的,唉,骑车还是控制好右手吧,您不撞人,保不齐人家来撞您啊…
话说回来,这处钓点就是看了一个摩友发的朋友圈,有视频,有照片,被我这钓鱼人的眼睛敏锐的发现南石洋公园门口辣处水面已经明水了,今年似乎天气暖和的早,既然明水就可以钓了嘛,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呗…

-------------------
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水面。
—— 尼采
易捷超市买了三瓶提神饮料,乐虎啥的,却没有红牛卖,挺怪的,一般油站都该有啊,其实还是有点失算,忘了买点面包啥的,后来到中午给我饿坏了,边上老爷子一家煮辣破面条子都给我馋的够呛,口水直流…
把车开出油站停好,返身去了麦当劳,进屋一看一个人影不见,有点惊悚片的劲道,忙不迭喊了一声,出来个胖妹子,点了俩油条、一豆浆还有个啥小汉堡,着急赶路,囫囵吞了热油条和豆浆,剩下的小汉堡塞进腰包里,权当午餐了…
驶进109,一辆冀牌空载大卡在后面开的挺快,八十多的招呼,怕了他,故意慢了些让他先走,可在王平村又看见他停辣里跟伙伴说着啥,开过去一看镜子他上车跟了上来,我去,烦死了,下安路上山后,一辆汽车吊时速三十嘎油,压了一辆冀牌轿车,要不说小威动力还算从容,切到L3加运动模式,瞅准空子,猛地一脚油门到底,说时迟那时快,一打把超了前面辣两辆肉车,也借此机会甩开了辣辆大卡,一看抬头显示已经九十多了,忙收了点油门…
要不说邪性呢,后来记错路了,开到珠窝铁路桥下都没找到钓位,往回返的时候迎面驶来辣辆吊车,坐火车不是说嘛,不怕慢就怕站,这一耽误,也没比他快多少了…
驶过落坡岭水库,大水面的冰还没化,估计就是水的体量太大了,想要水温上到可以化冰的程度,就要多花些时间,开到库尾,部分库区有明水了…
安家庄桥下北岸有个钓友刚到,正要下竿,着急赶路,也就没停车…
到了雁翅镇,从付家台中心小学辣个路口右转,其实再沿109往前走几公里就到了我当年设计换过桥板的青白口桥,还有芹峪口下面那段窄路拓宽修的挡土墙,作为土著,在老领导L工的带领下,也就这俩作品了,后来部门整合业务,不再接门头沟的活了,也算是遗憾了…

------------------
人生似乎就是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是辣里,在意的应该是沿途的风景以及当时看风景的心情…
拐过来没多远,就有个抬起来的撂竿,两个人站在那聊天,也不知神马时候设的,怎么跟老电影里鬼子汉奸的据点有点像啊?
610乡道有的路段很窄,错车都费劲,看着倒是刚大修过,油面都是新铺的,路左侧能看到永定河了,也都是明水…
N年前看京钓网有钓友发帖在这儿钓的不错,于是有一天一大早开着金夏利带着新买的迪佳5.4水纹粹来这儿说碰碰运气,结果下路堤土坡就差点摔个大跟头,那时候好像用的蚯蚓,不知是漂没调好or被电鱼者光顾了还是咋滴,换了一次钓位最后还是白板了…
其实这个题目就错了,因为后来仔细看地图,我钓的截流应该是在九合山庄西边一点儿,将错就错吧…
路过月亮湾,大铁门紧锁,再往前走,去年路过看见正在改建的两座漫水桥已经竣工通车,看辣栏杆有点像我司作品,不知是不是师兄设计的,嘿嘿,新桥挺宽的,一座好像还随弯就弯,有点儿曲线加宽段,较比的舒服,赞一个…
路过几个截流,一个截流处对岸有个黑衣老者用大炮在打窝子,够早的嘿…
印象有点模糊了,心说再往前走走看看,结果一猛子就扎到丰沙线铁路桥辣里了,有几个背阴处河道里还有厚厚的冰凌,赶脚不太对味,于是在桥下调了个头…
回来就看见左侧山上有处巨大的孤石,您别说走过这么多次,竟然第一次注意,不知是不是南石洋公园里的景点…
开回黑衣老者辣个截流,靠山崖一侧停好车,下来四处张望,哦,有处泵房,嗯,应该就是这里了,可路堤得有个三、四米高,怎么下去啊?
往前走了走,哈哈,泵房附近有个小土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高高兴兴回车上拿家伙,开干…
哦,不闻日记已破三十三万字,不知是不是为写而写陷入了怪圈,于是就刻意找新地方游钓,新地方一般都欺生,第一次也就图摸个基本情况,导致鱼钓的不好,经常白板,运气好了一两条,就落个坐水边静静心思罢了,有点和尚打坐念经那赶脚了,哈哈…

-------------------------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 柏拉图
昨天和钓友307聊了聊车,他辣307竟然是2.0手排的,百公里加速九秒多,法系车底盘调教狠有一套,跑山路应该很有些驾驶乐趣,轿车底盘再高也比小威低些,重心低俗称趴地飞行虎,不像小威晃晃悠悠的,估计过弯时速比小威要快许多,卡住三挡or二挡,自吸越到高转越精神,不像戴套的,过了四千多转就萎了,有机会耍耍呗…
他说307小刮小蹭也不心疼,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在蓟县杨庄水库小威就受过伤,假四驱不给力,又不是at胎,辣烂泥塘差点就没开出来…
说起快车来,无忌群里车友提了句广汽吉普的自由光,说百公里加速才七秒多,键盘了一下,看辣个次顶配的配置就很好,啥主动刹车、车道偏离、并线辅助、自适应巡航,后轴还有个限滑差速器,新车评评价说到底是吉普世家出身,鹞野很有一套,我估摸着比L老师要换辣个福特撼路者是半斤八两,加速还要快,扮个猪吃老虎嘛,不过赶脚吉普还是小众了些…
路上自由光很少见,倒是撼路者最近多了起来,没准都是对霸道失望透顶,索性换门过来的,一看这车便宜量又足,报废时卖废铁都能多卖不少钱,L老师,估计您也这么想的吧?

--------------------------
如果你对每只向你吠的狗都停下来扔石头,你永远到不了目的地。
                                  —— 丘吉尔
辣小土坡路不太好走,也不辣个缺德带冒烟的扔了几个塑料瓶子在路上,您让我是踩啊还是不踩啊?背着背包、拎着重物的我没辙踢走了一两个,可还是有漏网之鱼…
下到白色泵房,东边有个大铁管子横在身前,我琢磨半天咋过去,是把东西卸下来钻过去,还是从东边石崖旁迈过去,一回头,泵房后头有个夹道,报着试试看的想法,从那儿穿了过去,哈哈,豁然开朗啊,有时候身处窘境、慌不择路,其实只需换一个方向就好,就跟打游击似的,非往***枪口上撞,辣不是纯找不自在嘛…
没几步路就到了我在上面看好的钓位,西侧紧挨着一片枯黄的芦苇丛,东侧泵房辣里估计是深水区,但没有芦苇和水草,估计也藏不了鱼,有也只会是过路鱼…
芦苇丛被前面钓友用镰刀之类的割开了一个通道,前面苇根离我估计有五、六米远,想了想还是抽出6.3御道鲤,跟这儿可用不着大炮,所以我的贝欧12米大炮还是留着跟犁夫哥去京北某地耍大板鲫去吧,开光咱可不着急…
抬头看见上面有三道高压线,心里一紧,用齐竿线碰上大鱼肯定搭线啊,触电的热辣画面在我脑子里跟演电影似的,以前也看过几个触电小视频,说心里话看着挺逗的,可当事人就惨了,不死即伤…
因为在某库就玩过7.2米竿子配搭4.5大线,所以计上心来,估摸着水不会太深,用2.7大线足矣,于是翻出在槐房用的0.6线组,挂在6.3的竿稍上,插上黄金眼,漂都没调就拋进水里…
龙哥教育过我,活学活用,不能墨守成规嘛,不费心思看人家钓的好的是怎么钓的,就根本是来打酱油的,哈哈,话犹在耳…
--------------------


回忆是一把利刃,刺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 托马斯·哈里斯
再怎嘛糙也得找找底不是,试了试大概是一米左右深,河水还算清澈,能看到河底黑乎乎的几团水草…
翻出去年用的红虫笔,赶脚还是这个好用,套进几个红色气门芯,笔上有个按钮,一推就有个L型钢丝头伸出来,在红虫堆里扒拉一下,钩上几根红虫后一松按钮,把气门芯往前一推就套进红虫了,还是挺方便的…
两只大雁在天空向北飞过,好羡慕她们能自由翱翔,话说这一阵有好几起坠机的,以前北分一说就是乏丐委涨油价闹的,呵呵…
双钩都挂好红虫,把竿子后两节拔出来,握住竿子轻轻一荡,钩饵如愿落在既定的窝子处,空下手来打了几勺龙哥牌酒米,打的雪薇有点散,反正大概那一片吧,L老师送我的不锈钢打窝罐倒是带了,可懒得拿出来,这败家铲用着多方便啊,噗噗的,咱可不差米,可劲招呼吧…
要不说L老师还是挺大方的,不像平谷白教授辣么抠门,就说这回出钓,钓椅、败家铲、打窝罐、过期大线、过期钩组,都是他老人家送我的,基本上用的都还算顺手吧,即使他没陪我来,抚摸着这些似乎还带着他体温的家伙事,思绪万千,就好像他正坐我边上,受我挤兑呢,哈哈…
对了,瞅我这记性,刚开始还是照旧把海竿和光威伊势尼五号双钩组整理好,打进二十多米远水底有水草那片水面了,后来没过十分钟,就瞟见竿尖猛地一哆嗦,嘿嘿,心中狂喜,有口啊,赶紧收线,可钩上却没鱼,还奇怪咋回事嘞?突然发现通坠没打开,等于是个死坠,这辣里行啊,赶紧整改好又抛了进去…
这荒郊野外的手机信号很差,移动和联通都不咋地,显示是两三格,一个凑性,想发个早上写的日记都发不出去,甚至连听歌都听不了,气坏我了…
好容易把位置发给老婆,又打了电话请安,省得她着急,她只是知道我来钓鱼,其实并不知道我来这儿钓鱼,咱这不是一脚油门给大了嘛…
---------------------


老婆炸鱼没炸透,吃完跑肚倍难受,
可惜半斤野鱼肉,照方抓药学习后,
焖酥鲫鱼费料酒,零七八碎都来凑,
香气四溢闻者瘦,马屁拍得一遛够…上次剩的面食不是拉丝粉加多了嘛,痛定思痛,昨晚那五、六样鱼食又每样加了两瓶盖进去,把罐子摇均匀,带是带了,可从头到尾都没打开过,后来倒是听边上钓友有用面食的,效果估计肯定没红虫好…
正看着漂,余光一扫,小海竿的竿尖连续哆嗦起来,哈哈,这回估计应该没跑了,我嗖的蹿了过去,抄竿子一扬,右手赶紧捣轮,从手上传递过来的信息告诉我,有鱼但是这条鱼不大,果不其然,随着鱼儿出水,一条一两半左右金黄的鲫瓜子贴着水皮被拉了过来,心头压抑不住暗喜,赶紧拍了张照片想显摆一下,没忘了摆上黄鹤楼烟盒做个对比,可发给野钓群还有L老师的都显示失败,才想起来是辣个破手机信号的过,唉,口说无凭、眼见为实啊,L老师连声说我吹牛,这可如何是好?
喜事连连,幸福来的太快,让我有点迷瞪,黄金眼也有动作了,但是很细微,离着远,我这老花眼也瞅不太清楚,心说打一竿子试试吧,结果手上就带上了劲,哈哈哈,不过看着比海竿上的小多了,不过再小也是鱼啊,而且也是目标鱼,鲫瓜子…
隐约赶脚对岸的黑衣老者略带失落的看过来,呵呵,他来的比我早,竿子也长,竟然还没上鱼,我这么想是不是有些龌龊啊?
---------------------


说点题外,今天第二次从犁夫哥的群里退了,估计每个来京钓的钓友都像我跟L老师一样,本着学习的目的,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北京淡水钓资源匮乏,我们也不爱玩坑,所以只能从野钓版钓友帖子的只言片语or照片里寻找钓点,我俩就先后去过易水湖、大黑汀等地,也理解钓友自留地的苦衷,一发帖吧,第二天估计就废了,只是钓的还好,甚至于电工、网民都隐身于此,凭着他们辣狗鼻子一样的嗅觉,四处逡巡,见着目标就猛扑过去,弄得鸡飞狗跳、鱼毛都剩不下了…
于是乎钓友都有各自的小圈子,也许说是志同道合吧,经常一起交流钓点、钓法,如同龙哥和钓友307加的某库的群,都没我啥事,曾经也进过某卖铲子姐的Q群,可某些人拍马屁辣个恶心劲让人作呕,于是就退了…
五爷跟我倒是挺投脾气,说犁夫哥群里某些人不懂事,也就是北京话里的不局气,让他占便宜怎么都好,告诉他钓点吧,他去显摆,回头还咧咧不咋地云云…
我对朋友一向是您敬我一尺,我敬您一丈,如果您不地道,表面正人君子,内心龌龊之极,那我也敬而远之了,呵呵,话不投机半句多,拜拜了您呐…
----------------------------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 朴树《平凡之路》
不觉间已经八、九点钟了,陆陆续续来了不少钓友,几乎都是结伴而行,身后路堤上经常站上几个,聊上几句,看看地势,寻找钓位,然后有去对岸的,有下土坡来各奔西东的…
这一片水面看着不大,其实也不算小了,南北宽五十米左右,东西长三、四百米,附近有个九合山庄,还有个村叫庄户洼,可地图上看没几户人家,上游珠窝村和下面雁翅镇都离着有五、六公里,人烟稀少,后面乡道偶有车辆经过,不知趣的司机按声喇叭,打破了这份宁静…
山峰上还是一片光秃秃、灰蒙蒙,永定河谷千百年来一直这么默默无闻,曾经川流不息的河水被上游官厅水库和珍珠湖锁住,只在夏季为了防洪偶有放水,留下了这一连串如珍珠般的截流,带给野钓人无尽的思念和欢乐…
小时候曾跟着老爸蹭公车沿永定河游泳、看钓,落坡岭当地小孩用破竹竿子都狂上半斤多大板鲫,不得不说汽车的普及对野生鱼类是个灾难,尤其是电工、网民,也许他们上辈子都是后娘养的,罚他们这辈子干这些缺德事,电完了即使有侥幸逃生的鱼也不会生育了…
就此进入了死循环,鱼是越来越少,人呢,随着京城吸金力强大,求学、工作、医疗、养老相对幸福指数高,那啥也还算规矩吧,就愈来愈多,钓鱼人虽说比例很低,可基数一大就可想而知,所以想痛快钓个鱼,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去河北、山东之类了…
对面一处芦苇丛附近有三只黑色水鸟在觅食嬉戏,可离着太远了,也看不清是啥品种…
这时候左侧来了一家三口,大爷八十多了,头发花白,黑边眼镜,肤色黝黑,一看就是老钓手啊,问我:老哥钓的咋样?我去,又是这个李宁编织帽子搞的事情,跟他说我才四十多,大爷一乐,说没看清…
他老伴坐在他的东侧,儿子头发也都白了,估摸着也得六十岁左右,去了西边芦苇丛里,瞧人家这一家三口,都爱钓鱼,爱钓鱼的大妈较比的少见,多好啊,羡慕的紧,远远看去,大爷、大妈应该用的是四米五竿子,齐竿线,漂顶加粗目,一招一式还挺专业,一看就是浸淫已久,哈哈…
对岸黑衣本地老者又来了两、三个老乡,青一色用大炮,瞅着都至少得有14、5米长,身子骨不错嘛,我这年轻力壮的都犯怵端辣玩意,不过一想,估计老人家干了一辈子农活,这几斤重算小意思啦…
大学毕业在房山养路段实习,也挥过镐、扯过锯,当时累得要死,说实话很反感领导的做法,可过后一想,这也是一种人生体验嘛,辣时候大校生还比较少,算是啥骄子,如果自视清高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就和社会实际脱节啦,成不了气候…
---------------------


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泰戈尔
天色似乎半阴半霾,随着时间流逝,气温慢慢高了些,不过坐在水边还是赶脚凉意十足,多亏穿了迪卡侬厚棉服和厚保暖秋裤,不过迪卡侬夏季徒步鞋还是穿早了,一股寒气从脚底袭来,不由得打起了哆嗦,没辙,隔上一会儿就得站起来遛达遛达…
可是冷归冷,口却好了起来,手竿开始了一阵小连,弄得我有些手忙脚乱,上鱼后看着钩上红虫多少还有些,也不管泡的时间长了,红虫已经over,赶紧接着拋进水里,生怕错过了这一拨儿…
海竿也时不常上一条,有时候赶脚红虫早被啃光了,正忙于看手竿的漂相,海竿竿尖却哆嗦上了,总能带来意外之喜,相比较而言,海竿上的鱼明显大了一些…
因为用的钩很袖珍,而且子线0.4,主线0.6,钩小线细,俗话说不挡口,鱼吃食没啥异物感,很容易吞进嘴里,加上黄金眼调的较比的灵敏,所以口好不奇怪,偶尔会有拉黑漂或者大送漂的情况,这一冬天的闽粤和沪苏游钓,也包括去槐房、酷鱼,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动作,真他mother过瘾啊,初见,心中暗喜,以为是大板鲫,结果一抬竿就索然无味,唉,还是小鱼,有几条太小的麻将鲫顺手就扔回水里了…
赶脚还是钓位选对了,因为不时能听见芦苇丛里鲫瓜子啃食苇茬的吧唧嘴声,这一大片枯黄的芦苇下就是鲫鱼窝子,她们在这里藏身、觅食、嬉戏,还能躲避电鱼者和网民…
微风吹皱水面,鱼鳞纹泛起,黄金眼看着有点费劲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也要跟边上老者一样得用加粗目的浮漂了,唉…
线组细有一样不好,就是容易缠线打结,经常是上了条鱼,高高兴兴出竿再战,结果钩搭在前面剩下的辣根芦苇杆上,辣玩意还挺结实,侥幸拽回两次后,发现钩线乱成一团,摘了眼镜,费劲巴拉择开,很是扫兴,更可气的是,第三次把坠下钩组留在芦苇茎杆上面了,唉…
-----------------------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
                                  ——《目送》
嗯,昨天周四中午请老几位知心同事吃了聚宝源,听无忌群大佬忽悠买了瓶145的瓷瓶汾酒,您还甭说,挺好喝的…
听着L老师云山雾罩般的瞎侃,我默默嚼着油炸花生米,间或夹两口涮肉,抿着小酒,思绪似乎又回到了水边…
L老师说连续两周都要去官厅大别野收拾房子,好让老妈去住,于是和他一起的钓事估计得四月初了,龙哥在忙自己的公司,没人陪着老婆不放心,也就去不了远道,经过这一礼拜的忽悠,我估摸着这周珍珠湖九合山庄辣里会跟竿坑似的赶脚了,真没啥大意思,索性就不去了,五爷总去一些嘎七马八的中水河道钓鱼,辣味道估计好不了辣里去,某库的冰肯定也化不了,钓友307估计这周小公鱼也歇竿了…
今早遛弯看个胖大爷背着竿包、拎着钓箱在草桥某路口等车,一问您辣里玩去啊?说是青云店,哦,估计是玩坑的,没意思透顶…
周六老婆要值班,咱得带孩子上课,还得去集美看看沙发唔得,没准周日上丰台火车站后面永定河大沙坑里挠挠沙子,不知小自由禁得住考验不?顺带钓钓小破鱼练练竿子得了,哦,人烟稀少,还可以玩玩绷弓子,每个周末对上班族来说都是珍贵的,难得的放松时间啊…
-----------------------


话多之人,总是试图隐瞒什么;沉默之人,心里肯定坚信着什么。
                          ——马洛伊·山多尔
想着得重新调漂,可照这意思就怕万一再挂上了,黄金眼也拽不回来,辣不是艹了猫嘛,水深一米多,大冷天的我也不可能光着屁股下水捞漂去啊,索性换了根淘宝买的便宜漂,线组0.6的就一付,不得不换成0.8的,赶脚对付这初春的小鲫瓜子有点粗,不过也没辙了,粗就粗点吧…
这次调漂还算快,几剪子下去,空钩就露出水面两目,几分钟完事,嘿嘿,熟能生巧嘛…
不过后来底却没找好,还纳闷为啥漂总缓慢的向左侧平移,后来听见东边新来的两个小伙子聊天说走水是钩坠没到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于是赶紧提竿把漂往上拉了四、五目,可一试还是走漂,又拉了几目,这回好了,嗯,合着刚才一直钓浮呢,唉,我还说口怎么变差了呢…
佛说万事有因果,魔说一切皆在我,
没口着急直上火,走水原来底未落…
刚踏实下来,说好好钓会儿吧,嘿嘿,边上辣个小伙子西边去逛了半天回来,同伴提醒他浮漂哆嗦半天了,他一拎,一声惊呼,我扭头一看,艾玛,一条半斤左右的大板鲫破水而出,这主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动作缓慢,辣条鱼在阳光的映射下扑扑棱棱的,皮毛还挺黄,竿子都被压弯了,似乎在跟大家伙做个展示,这不气人呢嘛…
他俩来的时候没留意,就听他们想挤在左边大爷和大妈中间的空当,大妈估计给挪了挪窝,他们还跟大妈说对不住,还算懂事哈…
这鱼估计也是咬了死口,跟海竿上鱼那节奏似的,要不怎嘛哆嗦半天呢,话说他的小伙伴看见了,也不帮忙提竿,不知是为啥…
题外,今天苦比画了一天图,基本完事,原来看老C把图打出来跟那儿按计算器,用笔标注后,再在电脑上改图,心里多少有些嘲笑的意味,可如今我也如此这般了,唉,眼花了,不服老不行啊…
--------------------------


一个人可以轻易地学会不在乎,但学会在乎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和勇气。
                                      ——《超脱》
说话中午就到了,老爷子一家,开始人人动手,有洗菜的,有烧水的,还挺忙活,他们煮了锅面条,连汤带菜啥都有,我呢,肚子里麦当劳的小油条早就不顶事了,闻见这飘来的香气不免雪上加霜,想起了辣个法国电影《虎口脱险》:这讨厌的风…
为啥偏偏往这边刮来啊?弄得我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饿得紧啊,赶紧翻出辣个小汉堡啃了起来,好嘛,冰凉,只得就着保温壶里的浓茶咽下去,好歹有点热乎气啊,怪我啊,早上还是着急,有点左,忘了多买点,就我这块头一个辣里能够呦…
舔了舔包装纸,似乎没有一点点渣渣了,这地方信号不好,肯定点不了外卖,不过估计即使点了,也没人给送,美团、饿了吗的触角不会伸的这么长…
所以说现在似乎每个人都向往世外桃源,寻个清净所在好修身养性,但假如真把您搁到一个如鲁宾逊流落的辣个荒岛上,啥工具都没有,吃食都得靠自己挣吧,估计没几个人能生存下去,如果有,辣他一定是当过兵,还得是特种兵,要不就是受过专门的野外生存训练…
所以说现代人,社会人,偶尔去个远郊野个营、爬爬小山挺好,但可真别跟自己较劲,挑战极限,辣年就是在门头沟失踪的老师不是还没找到嘛,您即使要亲近自然也得悠着点不是?
还是饿,可咋整捏?突然想起腰包里还有瓶绿箭口香糖,这玩意虽说不顶饿,可多少也带个糖字啊,咂么咂么滋味得了…
----------------


“对有些人来说,生活就是不断破墙而出的过程,而对另外一些人,生活是在为自己建起一座座的围墙。”
                           ——西蒙·范·布伊
暂时抗过了饿劲,鱼口却变得更差了,于是又起身打了几勺龙哥牌酒米,一想也钓了十多条了,是不是把周边的鱼都钓光了?远处的鱼没被诱过来?
这时候对岸西侧巨石处一老者用大炮也钓上一条大板鲫,大声和老乡说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远远看去他面前那处水面好像有很多白条在水面扑腾,鱼鳞在阳光映射下一闪一闪,煞是好看…
后来琢磨这一天的钓事,还是上午八点到十点口好些,别的时段几乎都算是慢蹦或者糗鱼了,小海竿一共上了三条鱼,估计也是因为没有窝子,坠前双钩容易陷入水草里,鱼发现不了的过…
左边老大爷一直没上鱼,吃完午饭就去西边遛达去了,大妈时不常过来帮他换换食,许久以后大爷才回来,手里拎着一塑料袋野菜,嘿嘿,也算没白来啊…
大妈却埋怨他半天,说他也不好好钓鱼,就知道瞎跑,大爷憨憨的一笑,估计也是听了一辈子数落,耳朵早就磨成茧子了,并不往心里去…
他儿子后来过来,说了一句在芦苇丛里钓了六条,看来鱼还是藏在苇丛里啊,找对钓点很重要…
看见过犁夫哥在京北某地,穿靴子趟水去拔草做窝,可辣里水深不足半米,而这里苇丛水较比的深,咋也得一米多,估计真要下水就得穿水衩了,可为这几条小鱼又有点不值当,穿来脱去的齁麻烦的…


------------------------
二月十一湖边行,东风渐暖闻鹊鸣。
草尖柳芽润无声,海串手竿俱有情。

廿里盼归午饭冷,小鱼戏谑厚眼镜。
旧滩莫悟前人胜,更作铺垫新高登。
插播今天钓况,永定河世纪森林公园附近大沙坑,从早七点半到十一点收竿,白板,另一帖子详细写吧…
转回正题,其实本帖已近尾声了,因为大概下午两点多天就开始阴了上来,然后就下了一阵零星小雨,这其实对钓鱼人基本不算啥事情,飘了几点吧,停了,于是大家又都信心满满,重新挂饵抛竿,准备搏最后一拨儿鱼口…
来之前看了彩云天气APP,预报说是下午五点左右会有雨雪,可这提前了俩小时,忒没谱了,本来看着收获不错,鱼口也还凑合,想钓到四、五点钟呢…
后来回来看论坛貌似妙峰山还真下小雪了,预报员估计还说呢,辣里辣么大意见啊,报了而且下了,就很不错嘛,您管他早晚呢,前赶后错个把小时不是很正常嘛…
看着凄风惨雨袭来,估计再心硬如石的汉子也得服软,不就是几条鱼嘛,生活里不全只是钓鱼嘛,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可以做啊…
于是也不等收竿鱼了,赶紧收拾东东,三下五除二,嘁哧咵嚓就搞定了,倒也没忘了把地上的烟头收进空烟盒里带走…
哈哈,周围钓友大概一起开始收拾东东的,貌似我最快,鱼估计尾数也算是河冠吧,唯一遗憾的就是没钓个大板鲫,如果辣样,就太完美了,可生活中还是需要这样的缺憾的,要不下次也就没动力来了,吼吼…
虽说下着雨,可为了抽烟,天窗还是仰起了个缝,雨时大时小,转动雨刷调速旋钮,以适应雨势…
小威开的飞快,不是托大,唯路熟尔,山路加上小雨,前面的大肉枣多了起来,没辙只得切到L3,赶上直道超过他们…
快到三家店水闸,打了两个电话,先给老妈打了个,问要不要鱼,结果很失望,又问老婆用不用给丈母娘送去,又遭到了奚落,嘿嘿,难道咱这费劲巴拉钓的鱼送不出去了不成?
鱼箱打着氧,估计这天不热,不打氧也不会over,双峪路口堵了一下子,不过还好,也就一个多小时就开回了家,翻出大蓝塑料盆养了起来,换成插市电的小泵打氧,就是家伙齐全,换过几回水,清清泥沙,后来周二送给了二叔,这可是今年第一拨儿收获啊,就是小了点,不知二婶会不会骂我,哈哈,肯定收拾较比的费劲…
嗯,留了六条大些的,收拾干净了,老婆周一裹上鸡蛋和面粉给炸了,貌似没炸透,结果我吃了就跑肚了,她俩一口没动,心想也别糟蹋了啊,第二天一早百度了焖酥鲫鱼菜谱,照猫画虎,费了不少调料and一个半小时的燃气,基本算是成功,不过炸鱼前抹了盐,后来又照本宣科加了点生抽,吃着就有点咸,下次注意吧,哈哈,此篇结束,又码了一万多字,不容易啊不容易…



235717nm8l7x8zbbqjz88b.jpg

235717dxzry1qxhrnf91ns.jpg
235718w2qrt0mmf5mw5hau.jpg
235718yjjuephj4hj7he75.jpg
235719w9lm9r0mmvmma5lv.jpg
235719kbjrzbu2bb68yzsb.jpg
235720p2uhyow8h3bogp88.jpg
235720sm0ms63kjlc8k3a8.jpg
235721ipsaeeryo4esax45.jpg
235722ky81qrfqnc6lx4mz.jpg 2019031023_f6ee1d35108c373c11c9I6qR4qNBtWfk.jpg 2019031023_26d90f1f8a2918c214d1lGP4EmhRwXlK.jpg 2019031023_a5f9dcf8d9510df4d7ceTSnDNf6uShb0.jpg 2019031023_93ff6fdd916d006160cfkII6Dj1y9git.jpg 2019031023_f7c328af4426796bc99enPlK5NCDq5le.jpg 2019031023_7ba7f66c75287ee6b992ee2Wtjmb4ldi.jpg 2019031023_a2bd63e88d5a30198875Vm6FoKR7uHDO.jpg 235900vjdstnhnsdh2dzsd.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钓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冒雨出行,精神可嘉。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3-11 06: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3-11 06: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07: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孤魂野鬼 发表于 2019-3-11 06:21
二十多条鲫鱼,不错了!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西行探钓人未老,故乡风光独好…
永定冰河高桥,山上巨石突翘,钓友黑衣大炮,惊飞觅食水鸟…
嗯,接着絮叨,周六老婆回来撂了一句,说车还有半箱油,哦,辣意思就是让我加油去呗,还说从蟹岛辣边开会回来,拉了四个同事,嘿,满载辣,问她车保养完啥赶脚,说开着有点哆嗦,我周日一试吧,还真有点,不过不仔细察觉不出来,难道小威也添了大众dsg的通病?咋就不学点好呢?
周六晚收拾渔具,琢磨半天带啥竿子,先把12米大炮装进竿包,又带了迪佳7.2和御道鲤6.3,开始还想带根3.9,后来嫌沉就没带,两米小海竿装进背包,又拿了L老师送的钓椅,大线线组是7.2、6.3、4.5、3.6、2.7米都带了,线径也是1.5、1.0、0.8、0.6各带一种,钩组也是大小都有,总脚的东东必须带全,宁可用不上,也别现场抓瞎,不过也有不好的,就是装备太沉啦,下次还是要精简些…
没上闹钟,四点多就醒了,捞出水盆里泡的红虫,拿张报纸一裹,背上装备,拎上竿包、还有大炮架竿、钓椅啥的,估计一共得有个四、五十斤了…
三环、莲石路、五环、阜石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路线,照龙哥的话,闭着眼都能开到,嘿嘿…
这么早开车很是痛快,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石担路中石化,先加了油,边上一个摩友骑个宝马f700gs也在加油,搭讪聊了几句,说去和朋友跑山,出来早了,天还是冷点,我看他防护装备很齐全,特意提醒昨天妙峰山水车对撞的事,让他慢点骑,他也听说了,看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辣个铃木肇事者还逃跑了,真给摩友丢人啊,伤者颅骨粉碎性骨折,不过捡回条命,摩友群说那也难免有后遗症啥的,唉,骑车还是控制好右手吧,您不撞人,保不齐人家来撞您啊…
话说回来,这处钓点就是看了一个摩友发的朋友圈,有视频,有照片,被我这钓鱼人的眼睛敏锐的发现南石洋公园门口辣处水面已经明水了,今年似乎天气暖和的早,既然明水就可以钓了嘛,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呗…
072953m4bv1dsmm4oamp0p.jpg
072953im5jnj2mj4zjf4j2.jpg
072953cqqr8h51h11hrhw0.jpg
072953r4rt4vppysm44g4i.jpg
072953xlhqzuukintf1nrn.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3-11 09: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09: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09: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zlstvn 发表于 2019-3-11 09:13
去年去过。技术不好钓不到鱼。呵呵

现在用虫挺好钓的,就是怕电鱼的和网民
发表于 2019-3-11 11: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闻 发表于 2019-3-11 09:25
现在用虫挺好钓的,就是怕电鱼的和网民

看到你的帖子心里痒。 计划天暖了去露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16: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zlstvn 发表于 2019-3-11 09:13
去年去过。技术不好钓不到鱼。呵呵

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水面。
                                   —— 尼采
易捷超市买了三瓶提神饮料,乐虎啥的,却没有红牛卖,挺怪的,一般油站都该有啊,其实还是有点失算,忘了买点面包啥的,后来到中午给我饿坏了,边上老爷子一家煮辣破面条子都给我馋的够呛,口水直流…
把车开出油站停好,返身去了麦当劳,进屋一看一个人影不见,有点惊悚片的劲道,忙不迭喊了一声,出来个胖妹子,点了俩油条、一豆浆还有个啥小汉堡,着急赶路,囫囵吞了热油条和豆浆,剩下的小汉堡塞进腰包里,权当午餐了…
驶进109,一辆冀牌空载大卡在后面开的挺快,八十多的招呼,怕了他,故意慢了些让他先走,可在王平村又看见他停辣里跟伙伴说着啥,开过去一看镜子他上车跟了上来,我去,烦死了,下安路上山后,一辆汽车吊时速三十嘎油,压了一辆冀牌轿车,要不说小威动力还算从容,切到L3加运动模式,瞅准空子,猛地一脚油门到底,说时迟那时快,一打把超了前面辣两辆肉车,也借此机会甩开了辣辆大卡,一看抬头显示已经九十多了,忙收了点油门…
要不说邪性呢,后来记错路了,开到珠窝铁路桥下都没找到钓位,往回返的时候迎面驶来辣辆吊车,坐火车不是说嘛,不怕慢就怕站,这一耽误,也没比他快多少了…
驶过落坡岭水库,大水面的冰还没化,估计就是水的体量太大了,想要水温上到可以化冰的程度,就要多花些时间,开到库尾,部分库区有明水了…
安家庄桥下北岸有个钓友刚到,正要下竿,着急赶路,也就没停车…
到了雁翅镇,从付家台中心小学辣个路口右转,其实再沿109往前走几公里就到了我当年设计换过桥板的青白口桥,还有芹峪口下面那段窄路拓宽修的挡土墙,作为土著,在老领导L工的带领下,也就这俩作品了,后来部门整合业务,不再接门头沟的活了,也算是遗憾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3-11 16: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进入各版面

QQ|广告联系|手机APP|手机微信版|手机触屏版|电脑版|发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 京ICP备:0503421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1080895号 电话: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邮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万柳中路28号海联在线B1层 )

GMT+8, 2019-5-25 03: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