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酷鱼网 & 酷鱼垂钓CLUB领海:海钓渔具大全|组织海钓爱斯基摩得伟尼龙电动冰钻易和渔具--钓箱配件仕挂韩国济州岛 · 2小时海钓天堂
【1元包邮】奥仕玛渔具年节怡然生态度假村-垂钓餐住度假百里峡拒马河野钓俱乐部红门水源-北京最美钓场MORA 瑞典进口手摇冰钻
大V练竿/高钓园-通州大山子钱塘垂钓园--顺义李桥北山绿洲垂钓园-房山青龙湖博雅垂钓园--顺义南彩
倩倩生态园--房山窦店
白洋淀莲鱼岛游钓度假村京顺徽活鱼配送--顺义小谭放鱼大物配送--顺义小钱活鱼配送--顺义✚ 美雅口腔-专业齿科✚
查看: 1588|回复: 36

不闻日记之上班恐惧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闻 于 2019-2-18 10:38 编辑

前天晚上九点多去楼下打过滤水,前面俩大姐,说接一桶得等十多分钟,我估么着天冷又冻了,一会儿走了一个,剩下这个五十多岁,挺能侃,说是新乡下面县城的,来京早,这个小区是四千多买的,俩闺女一儿子,小闺女都上大二了,儿子快结婚了,大闺女还没朋友,固安有套房是给闺女买的,八千多一平,说最高涨到两万多,有一阵跌了,现在又反弹了,小闺女没户口,有点发愁,她们老了估计回新乡,一个二层小楼有院子,不过犯怵看病难,也没准就固安再买套房子,一家子基本算是移过来了…
早晨五点多出去给自由充电,穿的挺厚,带毛飞行靴,高加索车服裤,上面羽绒背心加迪卡侬号称能抗零下四十度的棉服,可骑了一小圈还是给冻滋了,真他mother冷啊…
七点多和张老爷子踢了会儿球,过年几天不踢左腿迎面骨就发酸,还是缺练啊,聊起最近的电影来,我说流浪地球票房不错,又是吴京投资的,点很正嘛,老爷子说吴京是北京武术队出身的,人不错,李连杰就是成名以后没禁住诱惑,吃多了给撑坏了…
八点多去上班,路上车不多,电驴骑的是风生水起,就是有些冷,到单位去厕所才发现车库门没关…
前天晚上九点多去楼下打过滤水,前面俩大姐,说接一桶得等十多分钟,我估么着天冷又冻了,一会儿走了一个,剩下这个五十多岁,挺能侃,说是新乡下面县城的,来京早,这个小区是四千多买的,俩闺女一儿子,小闺女都上大二了,儿子快结婚了,大闺女还没朋友,固安有套房是给闺女买的,八千多一平,说最高涨到两万多,有一阵跌了,现在又反弹了,小闺女没户口,有点发愁,她们老了估计回新乡,一个二层小楼有院子,不过犯怵看病难,也没准就固安再买套房子,一家子基本算是移过来了…
早晨五点多出去给自由充电,穿的挺厚,带毛飞行靴,高加索车服裤,上面羽绒背心加迪卡侬号称能抗零下四十度的棉服,可骑了一小圈还是给冻滋了,真他mother冷啊…
七点多和张老爷子踢了会儿球,过年几天不踢左腿迎面骨就发酸,还是缺练啊,聊起最近的电影来,我说流浪地球票房不错,又是吴京投资的,点很正嘛,老爷子说吴京是北京武术队出身的,人不错,李连杰就是成名以后没禁住诱惑,吃多了给撑坏了…
八点多去上班,路上车不多,电驴骑的是风生水起,就是有些冷,到单位去厕所才发现车库门没关…
猪年开工正事少,想起电驴无牌照,
骑上直奔翠花街,大姐热情人挺好,
三一俩四神仙号,也许发达财神找,
街道冷清人寥寥,一壶小二配煎饺…
第一天上班无所事是,九点多隐约听见楼道里传来老P的声音,哦,司领导来查岗拜年了,嗯,一会儿俩大猫推门进来,X头给介绍了一下,新来的辣谁貌似过年没长肉…
想起早上张老爷子说起电驴车牌的事,别真到三月一号交警发威给没收了,于是快十一点了跟老F说了一声,出发去赵登禹西城支队上牌子,路上不像平时辣么多闲人,估么着大多数得过了十五才回来,昨天朋友圈几个人发高速大堵车的高德截图,一些路段全是红色,想着就够累的,也不知他们准备了脉动瓶子没有,一两个貌似还不够用,脉动估计发财了…
金融街车流也不多,很快就到了,门口一辅警大姐正帮个大爷解惑,问了一声,没有合格证,得从墙上扫个微信图片,里面有车型目录,这雅迪也挺能整事,弄了小一百多款车型,服了you,我是挨个翻啊,翻了一遍没翻到,烦了,问另一个大姐,她说辣只能上临牌了,而且这里不管上临牌,这不白来一趟嘛,一赌气又翻了两遍,最后找到了一款车身涂装不一致但车型一致的型号,真不容易啊,找大姐填表,说车身有个钢号,我死活找不到,就有个贴纸写着几行数字,问大姐,她还真不错,跟着出来看了看,说我这是老车型,估计也就是那串七打头的数字了,估计她也不抽烟,我掏出块毛巾送给她当抹布了,大姐犹豫一下乐呵呵接了,哈哈,嘴甜就是管用,好办事…
结果单子交进窗口,小妹说要看车的照片,我风风火火又跑出去拍了两张,前面的、后面的都有,还好今天人不多,回去她看了一眼就给办了,竟然还有行驶证,跟真的似的,白色牌子黑字,还是京A哦,不过这个京A可不值钱,复印身份证、出牌子和证,一分钱都没花,连门口都没收停车费的,呵呵,赶巧了…
出来看见一对外地夫妻对着一辆旧电驴发愁,说翻不到车型,我一看辣破车简直真该扔了,破破烂烂的,估计除了铃不响辣里都响,电池都是后配的,她说是买的二手车,我告诉她们一招,去个雅迪店问店员,估计人家一看就知道啥车型,嗯,她恍然大悟…
回来吃了东方饺子王的煎饺,饭点了,人也不多,也就上了三分之一的人,几桌像是某公司同事的开工餐,咋选这地儿呢?为了省钱?省时间?没准也是公司不景气,消费降级啦?
-------------------------
时间最会骗人,但也能让你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留下的尽力珍惜,得不到的都不重要。        —— 张皓宸《谢谢自己够勇敢》  
昨天五点多了,也许是和大学同学老大心有灵犀,拨了他的电话,说从广东回来了,节前给我打电话就是要喝酒聊聊天,我左了,当时没明白啥意思,以前是每年和老大聚一次,单喝,同学里就我俩离得近,也就三公里吧…
工作了,和同学都是聚少离多,一起四年的交情难以忘怀,平谷人好啊,老大辣放浪的淫笑总在我耳边挥之不去…
记得他的金瓶梅珍藏版藏在柜子里,借来看了几眼就厌了,看不懂,老大鄙夷我了,说啥隔江犹唱后庭花,现在只记得这句话…
和老F说了一声我就溜出来了,电驴早晨还是满格电,也就去了趟翠花街上牌子,这时候已经剩两格了,急加速只剩一格,红灯也亮起,冬天温度低一直就是电驴的悲伤,一两天就充电也是烦死个人,今天不骑了,改自由,管他限不限号呢…
南站旁饺子馆,我俩聚会的老地方,进门一看,生意还挺好,已经在加小桌子了,赶紧抢了个皮座,等着嘴闲了,就点了瓶啤酒和俩凉菜…
一杯还没喝完,老大就来了,带了瓶五十二度二锅头,说价值一百七,然后我俩就喝啊聊啊…
结果就断片了,醒来已是凌晨三点了,连续睡了七八个小时对我来说也真是太奢侈,都忘了我俩说过啥了,至于怎么到的家,烟缸里咋多了颗粗玉溪烟屁,都不记得了…
就跟格式化U盘似的,挺好玩,看来以后要是想睡个大觉,就得把自己灌醉,辣瓶酒肯定是对撅了,醒来口干舌燥,赶紧吃了个梨,喝了盒奶,又灌农夫,又喝茶,堪堪把酒劲压下去…
客厅里电驴的电池在充电,挺佩服自己,在辣个晕晕乎乎的状态下竟然把电池拎上来插上电,烟屁也想起来了,是碰见摩友邻居,我说给人上颗烟,结果一摸兜,黄鹤楼已剩空壳,辣哥们倒给我上颗烟,点着烟进了屋,估计被老婆骂了,不过都不知道了,衣服竟然也脱了,嘿嘿,有意思…

-----------------------------
老太遛狗我遛球,顺便遛遛俩老头,
前漏后漏还侧漏,结果成了我被遛…

-----------------------------------
今早骑的自由,电压不够,还是踹了几脚着的,看着雪花懒洋洋的飘下来,就没敢骑快,到长椿街一路就没快过三十,一个骑趴赛的小伙子都把我给超了,辣么快弄啥嘞?牛街路口等灯,后面来一个披着塑料布的电驴美铝,骑的有点快,过了停车线,才发现红灯,人行道有一辆电驴横穿,美铝一把捏死,眼瞅着她后轮锁死,横着擦着地皮出去了,辣漫长的几秒钟,空气似乎都安静了,大伙儿都看着她,不过还好,最后她站住了,可已经接触了横穿的电驴…
要不说女司机不长记性呢,过会儿她又把我给超了,这破天慢点能咋地?是老板扣你钱啊?还是着急去回老情人?

-----------------------
飞雪连天鹊报春,苍茫大地惹红裙,
自由开路冰水吻,厨房飘香更勾魂,
四菜一汤胃沉沦,酒后无德续温存,
钱包不满情人劫,颇费踌躇咋止损…
昨天五楼厕所里碰见H编父子俩,几年前在蟹岛见过,他儿子小脸胖了许多,跟着去了他房间,小子正在写作业,一看不要紧,字很难看,一说他的字跟我有一拼,H编赶紧说比他的强,难道怕孩子受不了?
今早踢球,张老爷子给我看手机照片,说他孙子才13岁身高就1米87了,一看真比张老高一头,说爸爸身高181,母亲172,基因很重要啊,我估摸着是张老哥哥、姐姐的孙子,他亲外孙女才两岁多,这孩子长的太瘦了,跟个电线杆子似的,打篮球估计抢不过人家…
中午冒着雪花,去吃了面爱面,然后去西便门城墙遗址公园逛了逛,估摸着应该没啥人,结果我错了,人真不少,孩子们快乐的玩耍,美铝们或自拍或被拍,还经常抛团雪啥的增强效果,挺会整事啊…
站在城墙上,望着迷茫的雪野,突然想起,好像没几天就到情人节啦,不知给老婆买啥礼物呢,买个新苹果?or订个周末温泉酒店?好像还是后者实惠些…
大年初四,送老妈和小祖宗一人一个华为手机,虽说都不到两千,小祖宗辣个只出了一千块,可地主家也没余粮了,我的礼物又在辣里?摩托?二手镜头?为神马没有惊喜嘞…

----------------------
天苍苍,野茫茫,本来不忙,正在上网,下午就慌,业主催加数量,规范看得脑胀,去他娘,自由稳当,老婆厨房,三菜一汤,楼下烟枪,鸟为食亡,悲凉,细思量,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周末庞各庄,温泉双床,情人池里汗流淌…
上班三天了,没啥正事,上网上的都快吐了,钢笔带了,却没想起练练沁园春.雪,认识我的都知道,咱的字难看是肯定了啦,可老头的意气风发牛比的紧,抄他万遍也不觉得烦…
中午眯了一觉,迷迷瞪瞪呢,小业主来电,说有新精神,传了个泡泡,一看是车辆坠桥,还有道路长陡下坡的事,部里要报备,上次辣七个跨高速的桥预养有俩应该是我们院两千年做的,没有防撞护栏,这次需要给加上…
老L还没回来,问了对门交通L老师,上次平谷我设计辣跨西峪水库的桥后设声屏障是咋整的,我以为是打的胀栓,L老师说是把旧栏杆拆了,用的我的法兰盘,旧栏杆后来又焊在声屏障上了,嘿嘿,还挺会玩的…
要不说这些领导即使进去了,待遇都不一样啊,为了他们的健康,投了几千万修俩桥,这又嫌吵了,还给弄个声屏障,姥姥的簪,舒服死你得了…
最近大椎有点不舒服,上午好不容易挂了风湿张主任的号,连着三天要去广安门看病,失眠、扎针、风湿,都难缠的紧,赶脚都坚持不到退休了,唉…

-------------------
生活就是,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把人从梦里打醒。
                              ——慕容雪村
昨晚想起电话老妈,问问手机好用了不,上午打了个,说又内存不够了,我还纳闷呢,新买的6G运存,128内存,不应该啊,突然就明白了,老妈肯定好多程序都在后台运行,内存当然不够用了,于是教了半天,这一问,说行了,佩服得紧啊…
外甥女周末去住,可以好好教教她咋用了,老人接触新事物就是慢,其实我也老了,有时候我不明白的事都得问小祖宗,一代更比一代强,前浪倒在沙滩上,彷徨似乎也没用…
昨一天的通勤,自由电压终于上了十一伏,看看今早能不能电着车,可油表黄灯又亮了,嘿嘿,总有故事等着我…
中午和虾总有个饭局,一会儿加完油就去地库换电驴…
警钟长鸣稳第一,雪天路滑慢点骑,
预判周遭车情势,黄灯不抢着啥急,
心态放平路怒息,您牛不跟您攀比,
东方欲晓盼红日,人生苦短唱台戏…
刚刚加油回来,带毛厚飞行靴也冻的脚趾疼,电加热手套还好,不过操作按钮之类的就差点事,标哥说还得弄个电加热把套,赶脚有点劳神就算了,还好冬天就要过去,没几天的事捱捱就好了…
去的是东边中石油首汽油站,喜欢这里,加油员有三四个,不象西边草桥中石化就一两个人,车多了忙不过来,而且首汽服务态度不错,有辆大集卡在加油,停在95抢前,这回小伙子只看了看俩本,都没登记,难道查的不严了?26块钱支付宝,顺手拿了份免费的新京报,嘿嘿,赶脚他们有点亏…
-------------------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 金庸
回来自由直接骑进地库,换雅迪电驴,话说辣天安好了牌照,也是费了半天劲,电驴后面加装了刹车灯,左看右看没地方安,转了半天腰子,一看车筐辣里有个胡歌塑料广告牌,就安前面呗,安辣里不是安啊,上楼拿下组合内六、改锥,兴冲冲下楼,先把旧螺丝卸了,结果交管局螺丝安好才发现京字扣安不上,苦思冥想,不顶事,再一想,跟他较啥劲啊,那破扣索性不安了,中间又上楼拿了一次钳子,没趁手的家伙就是不好干活,不容易啊不容易…
锁好自由,推着电驴后退,才发现U锁没开,又劳了次神开锁,不过咱这两把锁比白教授美利达山地车上的四把锁强出不少来,贼要是真惦记上了,您弄一百把锁又有啥用?
七点了换衣服去踢球,走到球场才发现雪没怎么化,也不辣个熊孩子堆的雪人痕迹还在,地上好几根松树枝,也就去居委会扫出条道来,于是捡了捡树枝子,带了带球,近乎一年时间,旧球鞋碎鞋钉早基本磨光了,踩上点冰雪就很滑,基本上拉不回球来,没带几圈,打陀螺大爷和张老爷子一前一后来了,打了招呼,等张老换好鞋,开练,张老一看地滑,明显收脚了,我倒是还凑合,摔个狗吃屎又咋样,也不是没摔过,他也没踢痛快,半个小时就草草了事,明天我换新球鞋吧,忘了这茬了…
嗯,和张老聊了几句,说专业队员出脚废人很有谱的,国家队刘立福一次和日本队友谊赛吧,对方有个前锋速度很快,这主儿和另一个刘啥来着一商量,废了他,转身就给铲飞了…
现在刘在宣武教青少年足球,以前在崇文,说他住牛街,图着近回来了,现在一个月收入两三万,岁数比张老大一岁,也就是六十一?
听的我挺后怕,踢球这玩意不能入戏太深,别较真,乐呵乐呵得了…
-----------------------------

情人节前会虾总,聚宝源里看葱茏,莺声燕语听不懂,索性一口不认怂…
先去单位打一卯,老F在,拿了个塑料袋,出门看见副头出去,貌似汇报去了,没瞅见我,也就没言语…
刚才把从家带的五个打火机给了门卫张子,就事从抽屉里又拿了俩给他,一个绿的,炒过股的都知道意味着神马,送出去了事,皆大欢喜…
8870在,没看见本人也就没聊天,老哥也快退休了,通州核心区三套房子,西罗园一套,再生个儿子都够耍的,不过这岁数了够呛能生啊…
刚才骑电驴去广安门中医院,较比的爽,王主任的号挂了个四号,送进去一会儿就叫进了,聊了几句说初六就来上班啦,我说节前咋叫我初六过去呢,哈哈,老太说过年就陪婆婆了,估么着她婆婆也得八十多了…
交费窗口六个人,年前是三个,还能忍受,再多了我得就去自助机了,中成药窗口还是没人,跟节前一样,太爽了吧,颗粒制剂窗口排了会儿,也还好,OK,终于可以痛快的喝酒去了…
十路公交,坐了四站吧,牛街下的人多,一老太还挺客气,以为我想坐,其实我只是挪个位置而已,牛街南口的聚宝源新店,进屋有大座,噼里啪啦点完菜,先叫了四个火烧,上来以后我都给吃了,因为没吃早饭…
-----------------------

活下去的诀窍是: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
                                    —— 王小波
嘴馋了,眼看着滚烫的锅子,忍不住下了几片肉吃,淡淡的油花泛起,不禁令人浮想连篇,今天我生日,情人节前一天,跟金山群里开玩笑说晚生一天好了,辣样大多数世界人民都一起给我庆生,可一转念,也四十六了,已经算是多半个老头了,不禁黯然神伤…
火烧下肚已经有六、七分饱了,十多分钟后虾总乐呵呵到了,我把超市买的茅台迎宾打开,倒进杯子,酒看着有些发黄了,再一看包装,17年出厂,也算是两年陈了,这酱香型有的人喝不惯,其实喝起来真的很好喝,小醉后也不会上头,赶脚很舒服,当然茅台王子甚至飞天茅台更好啦,家里存着一箱1896郎酒,有机会再买箱茅台王子囤着,陈酒才更好喝…
虾总很健谈,天南地北一通神侃,说威海房子正在出清,准备下手珠海,阳光、沙滩、比基尼似乎对每个北方人都有极强的诱惑力,何况还有尚可的空气,这个更是加分项,所以据说广东、海南都有很多北方移民,择良木而栖嘛…
一瓶五十二的高度酒,开始很犯怵,可聊着喝着竟然全光了,引来樵夫哥另一个吃鱼局,看来还真得从老地方钓一条大鱼啊,就看今年运气如何了,即使我钓不到,L老师这浓眉大眼的还钓不到吗?不能够啊,他钓上的也中…
虾总说了像我们这样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群友关系最好了,和同事说不出的苦水互相倾诉,酒后吐真言,过后撂爪就忘,打起精神继续为家庭和亲密爱人、乖乖宝贝儿们挣命,犹如重新上了发条,目标一致,有产业者有恒心嘛…
形势挺严峻,他好几个朋友过完年就不回来了,逃离北上广似乎成了现在年轻人深思熟虑的结果,谁也不想把自己的一生寄托在飘渺不定的户口or房子上面,一个人的好年华也就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到四十岁吧,都不到二十年,还要结婚生子,还要赡养父母,没必要跟这儿这么耗着,莫负光阴,剩下辣多余的有限时间去河边钓钓鱼、养养性子多好…

-------------------------------
酒醒啦,今天情人节,祝兄弟姐妹们有相好的找相好的,没有的买瓶酒把自己灌醉,别去消费,最多买个抱枕来睡,街上成双成对,灯红酒绿雪碎,辣刺激滋味…
亲,今天情人节,友情提醒您:
姿势千万种,安全敲警钟。
做爱想轻松,孕棒就见红。
----------------------------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可不经意间,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从此以后,其他人就不过是匆匆浮云。
                           ——《怦然心动》
虾总说了,离家久了,再回去已经融不进老家的同学和朋友圈子,打一两个电话人家说得回家看孩子之类推脱,再打就没意思了,只能一人独自在街上买醉,然后住酒店,回家吧父母催婚催孙子,也是心烦的要命…
他的老同学们几乎都是体制内讨生活,必须必的要一板一眼、有条不紊,容不得出半点岔子,不然工作就没了,跟他也没啥交集,再一听说他去了北京,大家都很羡慕,不自觉就有隔阂了,可辣里知道虾总在京城打拼的血泪啊…
要说虾总混的也不错了,京户、京车都有了,唯一就缺个老婆,我还等着和他攀亲家呢,这得等到辣年辣月哦?跟他约好四十岁之前必须找好老婆赶紧生…
可现在这风气,姑娘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先有套京房吧,还不能小喽,九十平左右三房,还不能远喽,回龙观、天宫院之流是极限了,再怎么也不能出六环吧,这成本噼里啪啦一算,至少五百多万,首付辣里来?月供又得多少?要是真看上你的人,两家父母一起帮着掏首付还将就,月供就俩人一起还呗,可生活质量又差了许多,跟在老家辣可是没法比…
情人节的北京街头人流攒动,又下起了雪,暧昧不由得就从飘落的雪花上传来,大家从家乡的紧张年事中刚回过神,就突然被火红的玫瑰花击中心房,给女友or老婆买啥礼物呢?信用卡可是该还了,谁又能体味男人的痛啊,话说我还没想好给老婆买啥呢…
N年前的苹果园地铁口,也是情人节,一个卖花小姑凉冻的瑟瑟发抖,下班回来的我本来没有买的意思,可架不住小姑凉那甜言蜜语,得,买一支吧,十块钱,高高兴兴捧回家,老婆由娇转怒,说花都蔫了,唉,大黑夜的谁还顾得看这个啊?

-------------------------
人如果总逃避的话,眼神会先于生命失去光彩的。
    ——《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
和虾总聊了许久,酒还有半杯,篮子里还有许多蔬菜,虾总的娃娃脸泛着红光,酒逢知己千杯少,跟同事可不敢这么坦诚,说不准啥雷就等着您呢,所以单位聚餐我一般不去,说受不了刺激也好,跟他们没多余的话也好,反正就是辣么回事,一个锅里抡马勺,没有不碰锅沿的,同事间的虚以委蛇,面子上过得去就好,回家我自有我的一片天地…
锅子加了回碳,菜品基本打扫光,酒更是干了,大厅里没几桌客人了,借着去厕所的功夫,把账结了,问小妹不要发票送个可乐都不给啊,经济这么差了?连这块八毛的都算计,估计辣啥已经接近冰点了,想着吴京的流浪地球辣么火,据说票房都超了二十五亿,是不是大家都隐忍着,期盼着日月换新天呢?
和虾总走回牛街路口,他去坐57路公交,我去广安门中医院取颗粒制剂,窗口人已经比节前多了许多,新的看病季开始了,医疗资源不均衡不解决,永远会是这样,要不我那前租户宁可去固安,也不回老家呢,就是这么个理,有一天看见个各大城市平均寿命,北京、上海都排在前两位,就是这么个理,养老还是得离大医院近,五分钟就能救一条命啊…
走回阴沉沉的办公室,D工不在,少了许多生动,老F说D工老妈受伤了,在陪护,人之常情啊,家庭永远是第一位的,姐夫为了照顾父母,一个月去不了单位几趟,工资就少了许多,可他不在乎,错过了尽孝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人在做天在看,等您老了,孩子一想他都不尽孝,还管啥管,儿媳妇再一攒捣,辣里还有好?

------------------------------
愿你学会在孤独中,与自己交谈,听自己说话,从而学会深刻。
                       ——周国平《人生因孤独而丰盛》
晚上回家,老婆准备了生日宴,很丰盛,蛋糕、面条,还有几个菜,可我中午吃了大餐,真是吃不动了,喝了罐啤酒,吃了几口蛋糕,草草了事,弄得老婆有点不高兴…
嗯,吹了蜡烛,许了愿,至于许了神马愿,老婆不让说,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嘿嘿…
小祖宗眼睛也不怎嘛红了,不知是上火还是看手机看多了,这下也老实了,手机、电视都不看了,乖乖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养神…
八点了,大姨子一家到访,担挑儿带了两瓶白酒,一起聊了聊,小祖宗又欢实了,跟她姐玩体感游戏,不亦乐乎,闹腾了一个小时,人家都走了,他还跟辣里玩,其实这玩意比手机游戏强多了,最起码不费眼,还多少运动了一下…
十二点多醒来发了几个情人节红包,耗耗就三点了,半梦半醒,再一睁眼六点多了,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去踢球,今天我倒是第一个,球场上的雪已经被清理了,堆成了几小堆,还没开始踢,杨老也来了,他先去河边遛圈,打乒乓辣高个老头,今天没打球,欺骨过来,一起踢了会儿,他动作僵硬,准头很差,让张老捡了几回球之后,他也脚的没意思,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杨老回来,一起踢到七点五十,雪花不觉间已经开始飘上了,往回走的时候犹豫半天是骑车还是坐公交,一想辣等车的受冻难耐,还是去地库取了自由,电驴后视镜总是固定不好,骑着骑着就歪一边子去了,总脚的不舒服,还是自由好…自由的电压还在十一伏左右波动,电打火基本没戏,看来是得拆电瓶充电了,通勤时间太短了,记得摩托群里说过,至少要骑半小时,才能稳定充电,一个小时最好了,辣我都得跑二十公里了,这大冷天的,车受得了人也受不了啊…
推门一看,难得二位起了床,少见啊,小子坦然的吃着手抓饼,我现在基本吃完中药,苦的嘴里倍儿难受,也就不吃早饭了…
洗了澡,吃完药,自由慢速开动,雪说大不大,但也一直飘着,第一个红绿灯就来了个急刹,灯变得也太快了吧…
到了单位,想起得借旧桥的档案,下楼一看老Y没在,说是感冒了,大情人节的感冒,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旧桥的桥名跟档案里的对不上号, 年一起去通州公路技校现场设计的京沈高速路,现在改名叫了京哈,翻了半天电子图档都不灵,电话老S,他不是做路嘛,多少也能有点印象不是,结果他也犯二乎了…
好容易从上跨路的名字找到了图纸,也多亏这条路名没变化,姥姥的簪,一看图纸,竟是老L画的,他辣时是设计代表,嘿嘿,没想到快二十年了,又有缘相见,估计他下周回来也会唏嘘不已…
上楼问问老王植筋的事,他春节河北山西都没回去,就在城里糗着,脸色黑黑的,看上去不太健康…
下午又去了广安门,这回是找刘主任扎针,看车大姐还没回来,又省了一块钱,刘主任已经记得我叫啥名了,不错,躺在床上,跟她拜了晚年,几针下去似乎都不咋疼了,实习大夫却疑似情人节失恋了,貌似对蓝人都恨上了,上电针给的火候这叫一个大,左眼处立马痉挛了,我去,赶紧服软,大姐您悠着点啊,不是我干的好不…

----------------------------------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
                                   ——余华
今天的雪不大,路上几乎没见白,临下班了,问了龙哥今年钓事,说去年是三月中开钓的,高峰时期是清明那场雪,可惜他错过了没去成,话音里听出些许失落,也是哈,千载难逢的机会没赶上,再遇见指不定是啥时候了…
大学同学想要换车,老宝来开始多花钱了,问我担挑儿的C180咋样,我只挪了回车,老婆倒开过几公里,也没听她说过啥感受,对一般的女司机来说,只是需要一个移动的皮沙发而已,甚至加个油都要老公来管…
买的时候跟担挑儿去4S试过几款车,S60、三系320,英菲其实我想去看看,担挑儿说不买日本车而作罢,唉,最后他其实中意S60,被我生生扳回来,说一看小奔的内饰就不一样啊,辣广告做的,汽车的发明者又发明了汽车,让人浮想连篇,再一忽悠说开个吉利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哈哈,小奔开着多有面啊…
到家一看小区路上冰雪不少,犹豫了一下直接开进地库了,吃过饭下来卸了电瓶回家充电,要不当着人面老踹启动杆也挺没面的…
充电器显示有90%电量,这是咋回事啊?难不成就差辣一口气,就打不着火?也许还是天冷的过,没想到摩托也受影像啊…
夜里吹起了大风,楼道窗户没关,弄得风声很大,赶紧去关了,电池已经充好电,估计该能打着火了…
六点多去地库安好电瓶,一枪着车,不容易,风已经小了许多,天被吹蓝了,六点四十就亮了,春天的脚步愈来愈近…
七点又去踢球,推车老太几天没见了,也许是下雪怕路滑,刚踢了几脚,一脚踢飞进了后面树林,捡球的功夫张老就来了,跟那儿练上嗓子…
今天跑的出了汗,正踢着,太极老爷子过来跟张老聊天,看来他也没去天坛练功…
回家看她们已经起床,约了友谊的号去看眼睛,后来电话说是发炎了…
我到了单位,拿起病历本就出来了,老F笑道,说我住医院得了,哈哈,我还真想住两天,就当做个全身体检了…
张主任的诊室挪到了西边新楼三层,我还傻傻的去了老楼,出来倒没多远,新楼的东门可够窄的…
里面条件真不错,有点像北大医院的楼,宽敞明亮,扶梯、电梯都有,不再是老楼那辣种人挨人人挤人了…
诊室没几个人,我后面也没患者等着,于是和主任聊了二十多分钟,天南地北一通神侃,他还怀念最早的苏式门诊楼里的办公室,说是最大了,里面又高又亮堂,门诊老楼办公室少了三分之一,这里又小了三分之一,连诊疗床都没法摆,柜子也没有…
他给约了个B超,交完费去预约,边上来了对像是小夫妻,说某大夫约的,胖男,眼镜,对女方挺照顾,女的瘦高,水灵,今天这个日子来检查不免让人遐想,不过日子不对,估计至少是春节前了…

------------------------------------------
宇宙并无敌意,然它也并不友善。它只是淡淡无情而已。
                  ——J·H·霍姆斯(美)
张主任说病退得单位人力初步同意,单位公示,再报人社局劳鉴会审批,他们只是出个诊断证明,决定权不在他这,唉…
自助机交完费,先去老楼打发票,中成药窗口没几个人,又是四妙丸和新癀片,以前一个住院病友说张主任就爱用四妙丸,哈哈…
哼哧带喘爬上六楼,预约了周一的B超,又去一楼采血室交单子,她们说下周一来,尿和指血倒可以现在就查,于是上了二楼,采指血那眼镜小伙子一看就是新来的,扎的疼不说,弄了半天没够量,又用橡皮嘬子,又捏我针眼,给我疼够呛,这不伤口上撒盐嘛…
验尿护士给了个小塑料瓶和一个薄塑料碗,经验少,开始没明白啥意思,后来看个大爷只拿着小瓶回来了,进了厕所左思右想,赶脚这瓶子口径太细,成功率估计不高,还不得滋一手,再一看辣小碗,哦,恍然大悟,先用小碗接嘛,想起脉动的故事来,脉动您家春节销量多了多少啊?
捏着热乎乎带着自己体温的发黄小瓶,估计还是有点上火,如愿插进窗口架子上,嗯,搞定俩事,这一上午,看个病可不容易,看看旁边辣些拄着拐棍的老大爷、老奶奶,倍感同情,估计他们也是不想麻烦孩子,谁家里不是一大摊子烦心事呢?

--------------------------
同学会,同学醉,拆散一对是一对,
搓板跪,骂声碎,钱包交来卡全退,
交学费,都是泪,看你还敢去把妹,
老寒腿,溃疡胃,半斤八两不空杯…
前天同学老M电话,说周末高中同学聚会,问我去不去,我说定了温泉酒店,退不了房,嘿嘿,他本来也说要去,可儿子一米八太高了,估计也加不了床,所以不去了,一家子去聚会,酒是少不了了,竟然说能喝一斤半白酒,我的个天,我这半斤就断片的主儿是立马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能喝啊…
有人说能喝是身体好的表现,可今早张老爷子说春节酒喝的太多,经常一天七八两的喝,也是有点受不了,阿姨直说他,他身体这么好都不灵,咱这半残之身还整啥故事呢?
下午楼道碰见小W,说爷爷去世、老妈摔了,爷爷手指断了我听成她老公的事,这耳朵咋长的呢?一传话给L老师,转手小W就说我听错了,L老师很关心前同事嘛…
情人节发给老婆的1314和520红包过期被退回,这小娘要整啥嘞?昨晚我苦口婆心的说红包的事,先想给她买块欧米茄,一看好嘛,两万多,估计会被她骂死,就看了看苹果手机,她那个老六也该换了,X八千多,XR六千多,XS九千多,都不便宜,又转看mate20,四千多赶脚还行,可白教授一聊说就给他老婆发了个520,我一听有门啊,这可便宜多了,老夫老妻的形式已经不重要了,可也不能跟抠门的白教授比啊,于是就1314+520,转了两次账,嘿嘿结果人家还没收,白瞎了我这脑筋急转弯了…
她昨晚提了句洗碗机,我又煞费苦心查了半天,金山群里又问了半天,都看好西门子窄款了,小四千吧,结果她又不要了,我心说刷碗我干的多,这不曲线救国嘛,可这话也不能说出来啊…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张爱玲
去年出去几趟游钓,心思真的野了,相对于北京辣区区可数的野钓地点,还有更惨淡的鱼获,钓友说了,出了北京辣里都不错…
自己又没见过啥世面,仅有的几次随单位旅游,两只手就能扒拉过来,长白山、长春、哈尔滨、宁夏、兰州、海南,党员活动去过井冈山、南昌、鹰潭、婺源、景德镇、庐山之类,都是到此一游辣种随团游,吃喝玩都不能尽兴,也就人家问起,假装硬气的说去过而已,其实呢,印象一点都不深刻,只记得坐大巴车来回跑了,现在想想还腰疼呢…
到三、四月份明水钓还至少有一个月,勾引L老师说再来趟南方游钓,这哥们咋就不上当呢?丹江口米级翘嘴帖子也给他发了,路线行程也规划的挺好,我们估计只能周末去,所以只能高铁或飞机,节省时间嘛,丹江口附近没通高铁,飞机到南阳,四百多块,到武当山的太贵,得小一千…
南阳租车也不便宜,一天比北京贵一百块吧,开到八仙洞附近,一百三十公里需要三个小时,细想想这得是啥破路啊?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武汉和黄山太平湖倒是通高铁,不过现在也贼冷,也就三、四度,水温也好不到辣里去,野钓估计鱼口不会太好…
这钓瘾吧,一上来,就百爪挠心,鹿鼎记一本都没看完,心总静不下来是咋回事嘞?
--------------------------------

清心所向江湖处,尘履泥径惹朝露,
逆水行舟穿迷雾,一苇双钩青鱼怒。 ​​​​
夜里看了十多页鹿鼎记,不得不佩服金老爷子,情节丝丝入扣,引经据典,初看的话很难想象这是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五部大概就一百五十万字,平均一部就三十万,看来还是得多读书,书中自有颜如玉…
我也就看点杂书就好,嘎七马八的,啥都懂点,却也不用太深入,死抠一门陷进去了可不好…
就跟钓鱼似的,L老师一门心思琢磨怎么绑好钩子,怎么调好漂找好底,买最贵最硬最轻的竿子,可野钓实践太少了,而且他屁股沉,认准了一个地方就不动窝,于是我就往往占了先机,嘿嘿,这么说估计会气坏他…
小祖宗的眼睛滴了眼药水后见好,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看个沈腾的电影,西虹市首富,乐得嘎嘎的,不由得被感染了乐观…
她们昨天去过友谊,就去了陶然亭,说去了湖心岛神马庵,里面有个展览唔得,以前一直关着,大湖已经放水,想滑冰又得来年了…
昨晚接了老妈一个电话,不是安了歌华宽带嘛,来换新机顶盒,结果海信电视遥控器找不到了,翻了半天都没有,后来我姐提醒,上次电视安装工要推销个神马东东没得逞,会不会是他给顺走了,嗯,我一想估计就是这样了,欺负老太太一个人眼神不济,要不说现在的人心大大的坏了,明里行不通就给你使绊子下药,可气的紧啊…
-------------------------

怕什么?一切要来的都得来,不必怕。
                     ——沈从文
事情突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早上给老妈电话,她说昨晚十点多在放说明书的盒子里找到遥控器了,您说老太太这记性,弄得还冤枉好人了,没辙没辙的…
早上照例去踢球,新球鞋左脚辣只有些硌脚,地上已经不算滑,后天改穿回旧球鞋啦…
乒乓老头过来和张老聊了几句天,等他走远,张老说别跟他踢了 半身不遂过,万一和我们踢的时候再发作,就惹祸上身了,一想还真是…
杨老来了,说鼻炎和感冒刚刚好些,一起穿了球,赶脚为啥张老讲究得传低平球呢,临到脚下球一弹,你出脚就掌握不好,踢出去的肯定没谱,不定就飞辣里去了…
几个大脚不是奔遛弯老头,就是推车老太,引来张老埋怨的眼神,这玩意一粘上可脱不了干系…
八点多回来买了老家的早餐,到家她们起床了,行,有些回归正常了…
吃完药,啃完鸡蛋饼,拉起小拉车去物美超市采买,拿了三张购物券,买了一堆水果,十多罐德啤,还有个猪公仔,一结账,好嘛,三百五十多,没算好啊,最好的应该就是301块了…
白教授的消息很不准确嘛,传这月奖金不发了,可刚刚就到账了,呵呵,有谱没谱啊,老F一说白教授的消息都是第五手,传到我这里就是第六手了,严重失真,所以到我这就结束为好,不足为外人道也…
---------------------------------
活着就意味着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
——村上春树
中午吃了老婆煮的炸酱面,面买少了,结果我和小祖宗吃完就没了,他吃的比我还多,老婆说减肥就喝了早餐剩的豆腐脑和南瓜粥,嘿嘿,好养活…
一点多了才出发,经过连续几天的雪后,小威脏的要命,老婆拿出抹布,我接过来简单擦了擦玻璃,雨刷片上全是土,摘了几片枯树叶…
高德导的是乱七八糟,本来马家楼桥上京开一直往南扎就好,结果老提示去辅路,索性不听了,该咋走咋走,高速上车不算多也不算少,她俩看见一辆豫牌车尾号9999,挺惊异的…
天宫院附近两车道改三车道已近完工,就差一层油了,外侧车道油明显高了一层,估计四月份就差不多能铺好,可象这样挤占了应急车道来拓宽,是好是坏,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六环外车就少多了,庞各庄出口出来右转没多远就到了龙熙酒店,小湖里的冰还没化,不过已经明显有竖茬了,估计禁不住人了…
地库停好车,去二楼大厅和先下去办入住的她俩汇合,五楼的西向房间,放好东东,我打了桶热水去洗车…
哈哈,老婆路上说春节她同事洗了个车花了一百五十块,够奢侈,上午我说去办卡辣个店洗个车,老婆还不干,可看着脏脏的真不舒服,于是带了折叠桶还有大镊子,只能自己洗了,这她可没话说了吧?
-----------------------------------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加布瑞埃拉泽文《岛上书店》
地库里还是有凉风,后悔没戴帽子,羽绒服的帽子忒碍事,索性就光着,先打开机器盖子,上次发现机舱左上角翼子板内侧有处缝隙,刮进去不少枯树叶子,对于有强迫症的我来说,这是不能忍受的,洗车店才不这么细致呢,夹了好多下,大面看着还凑合了…
热水洗车还算舒服,了毛巾,大面先过一遍,毛巾到最后已经凉了,可想而知洗车工的辛苦,这大冷天的,要不是有这方便热水,我才不擦呢…
抹了两遍,去一楼厕所换了一次水,又抹了两遍,看着比原来精神多了,小威这十个月跑了一万三千多公里,也是劳苦功高,对她好点也是应该的,上礼拜老婆收到个召回信,说前悬架下控制臂衬套在受到大冲击可能会脱出,引发车辆失控,叫放假的老婆去办,就事也该保养了,这小娘老往后慎,啥都不着急,我也是服了,特崇拜…
走回电梯间,刚要关门,来了一家三口,小孩儿看我拎个桶,里面不少脏水,说是雪,他妈说不是,出电梯也不跟他逗啥大耳帖子,呵呵,老北京嘛,少见…
到了房间,管老婆要一百五洗车费,她还不给,气的我睡了一觉,醒来已经五点了,楼下餐厅上次吃的比较辣,小祖宗的眼睛发炎也不能吃,于是开车出去转转,搜了间鱼把头,离酒店没多远,大众点评还不错,就这吧…
------------------------------------
有些人,终究做朋友就好。因为退一步舍不得,进一步又没资格。
—— 李宫俊《李宫俊是谁》
这店是个分店,里面是两层,一层开了两个柜式空调都不管用,有点冷,估计是没暖气…
老婆点了个排骨锅,其实后来一看别人像是老来的都点鱼锅,她又点了些豆皮、豆腐、蔬菜、贴饼子之类,本来我带了罐德啤,结果她俩都不让我喝,嘿嘿,白带了,郁闷的出去旁边超市买了点吃食和水,回来锅子才上,老婆说看着还是辣,孩子吃不了,说一会儿再带他去别的地方吃,嘿嘿,得,干脆我又带他去超市买方便面,说西红柿鸡蛋or小鸡炖蘑菇都成,那家没有,小子回去了,我又转了两家,要不说这里商业同质化竞争太厉害,短短几步路就有至少四家小超市,这生意能好干嘛?
锅等了足有二十分钟才开,不辣,就是雪薇有点咸,老婆开始冷后来也吃热了,小祖宗吃了几口豆皮就停了筷子,心还挺重的,怕他的眼又红了…
老板娘兼服务员忙前忙后,还得照顾她儿子,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在赶寒假作业,挺乐…
终于等老婆吃饱喝足,小祖宗急匆匆要回去吃泡面,于是调头,天已经黑了,富力的别野区黑逡逡的,偶有一两套亮着灯,住这里真是要考验些胆量,几乎就与外界隔绝了,可要说是世外桃源又差辣么点事…
龙熙地产也在酒店大厅摆个沙盘卖别墅,很多都标着已售罄,但今早遛弯时看到真正入住的凤毛麟角,有一两家在装修,不过过年也停工了…
回房间小祖宗着急忙慌的泡了面,我呢,又躺了会儿,等他吃完了又看了个贺岁电影,八点多了才出发去泡澡…
老婆没跟我俩去,她那啥来了,小祖宗很惊异厕所垃圾桶里怎么会有血,结果泡澡时又给他上了堂生理卫生课,子宫就像个气球,他就是从气球里钻出来的,十二岁了,也该知道知道了…

-----------------------
要以自己的真实面目示人,没有必要取悦他人,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 毕淑敏 《恰到好处的幸福》
来过两次了,所以轻车熟路,电梯下到二层,顺着连廊一直向南,连廊里有空调,显示是十九度,因此少穿些衣服也无所谓,我就一身保暖内衣外面裹个睡衣就好了…
到了地方,下到一楼,前面没几个人,换好手牌,一个手表样式的,方便戴在手上,换好衣服,穿过浴室,这里稍显陈旧,常年累月的高温高湿弄得,在所难免啊…
走下坡道,小祖宗走过沙浴池和一干小池子,看着人有些多,就带我往前走,进了大厅,找了个没人的小池子,边上绿植掩映,灯光幽暗,相当适合谈乱爱,嘿嘿…
他换上迪卡侬脚蹼,开始玩起水来,本来还有潜水呼吸面罩,这次来主要就是为了去游泳池里玩浮潜,结果他眼发炎,就没带辣个小,想着凑合玩玩得了…
换了几个小池子,水的颜色不一,里面说是泡了各种不同药材,各有功用,其实赶脚也就辣么回事…
后来我俩去了加热石板辣里躺了会儿,喝了点免费茶水,给他上了生理卫生课,又饶了句,这个时期别惹他娘生气,骂你的话也别言语,跟边上一言不发听着就好,哈哈…
本来说再去泡会儿,可看了他的眼睛似乎又红了些,于是他也紧张了,我俩索性就出来洗澡回去了,他连头发都没湿所以也没洗头…
回房我赶脚有点累了就躺下睡了,想着十一点起来再独自去游泳,周五、六温泉说是凌晨一点才关门,结果没控制好再醒来已经十二点多了,唉…
题外,今天看了高中同学会照片,有所感慨…
女神已老,帅哥发少,脸色潦草,岁月不饶,忆往昔心如潮,李老师口号,死拼高考,胜了败了飘摇,三十年后拥抱,可惜人未到,天南地北远眺,多年不见问声好,视频拍照,一颦一笑,醉了心跳…
------------------------

在自己喜欢的时间里,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对我而言这便是自由人的定义。
                               ——村上春树
五点多饿了,开上小威去吃早饭,要不说庞各庄太偏僻辣,这点出去早餐店都没开门,一想离着天宫院不远,一脚油的事,辣里住着那老多人,不可能没这配套,于是左转上了京开辅路,这点车少,走高速可不值当…
邪性的是这一段辅路都挺宽,有的地方竟然有三车道,不知是不是为快要到来的新机场运行后提高路网承载能力而拓宽的…
开猛了,一下杀到了生物医药基地附近,多亏赶脚不对及时左转了,要不还不得开回马家堡去…
过于相信自己的路感是不灵的,于是靠边停车开高德,其实也没多远,路过了龙湖天街小吃城,看着不好停车就接着走左转向南…
这边子其实前年来过,看金融街融汇的房子,七十多平米二百多万,现在看价钱也没大变化,这栋楼紧挨着京开高速,打开窗户就很吵,估计要是晚上汽车的灯光也够烦人的,于是中介带看完果断弃了,这房子十全十美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自己能力范围内选择相对较好的,比如租售比高的、急售贱卖的,心里就舒服多了,要不还是得夸夸老婆,慧眼识珠啊…
过了融汇小区没多远路东有个庆丰包子铺亮着灯,果断右转,调了个头回来又左转,跟着前面一辆蓝色飞度拐到便道停了车,下来一个长得歪瓜裂枣挺瘦的小伙子,他也是买包子…
我一看正好停在天宫院地铁口附近,犹豫着会不会被拍违停,可人有三急,真饿坏了,管他呢,大不了叫罚款去,于是小跑着进了包子铺…
五点半开门,我是四十多到的,这里没有油条卖,于是猪肉大葱来了三两,又来碗紫米豆粥…
前面辣个小伙子买了双人份,估计给老婆带回去一起吃,估计她还在幸福的呼呼着,有个顾家蓝人估计她挺胖的,都喂成猪了…

2019021210_4613edc9ff8af3cd78d0hvdpdzgX6k1D.jpg


2019021209_8c3059d61f88435f3823HFgJex9pD4dm.jpg 102347nlj3z63azib0bkbi.jpg 2019021205_e92017aebb68cfa9eec953SnUSCAKknf.jpg 2019021205_e768a9de07b94b270fd4KU8lT1V1kmYc.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钓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有生活,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huntersjb 发表于 2019-2-11 11:04
我已经值班4天了,所以恐惧感小一些。

猪年开工正事少,想起电驴无牌照,
骑上直奔翠花街,大姐热情人挺好,
三一俩四神仙号,也许发达财神找,
街道冷清人寥寥,一壶小二配煎饺…
121547t5s99rdmrlg5kmrs.jpg
121547jrb0bnybzy0yfhhn.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个 发表于 2019-2-11 13:49
没看出有“恐惧症”。

猪年开工正事少,想起电驴无牌照,
骑上直奔翠花街,大姐热情人挺好,
三一俩四神仙号,也许发达财神找,
街道冷清人寥寥,一壶小二配煎饺…
第一天上班无所事是,九点多隐约听见楼道里传来老P的声音,哦,司领导来查岗拜年了,嗯,一会儿俩大猫推门进来,X头给介绍了一下,新来的辣谁貌似过年没长肉…
想起早上张老爷子说起电驴车牌的事,别真到三月一号交警发威给没收了,于是快十一点了跟老F说了一声,出发去赵登禹西城支队上牌子,路上不像平时辣么多闲人,估么着大多数得过了十五才回来,昨天朋友圈几个人发高速大堵车的高德截图,一些路段全是红色,想着就够累的,也不知他们准备了脉动瓶子没有,一两个貌似还不够用,脉动估计发财了…
金融街车流也不多,很快就到了,门口一辅警大姐正帮个大爷解惑,问了一声,没有合格证,得从墙上扫个微信图片,里面有车型目录,这雅迪也挺能整事,弄了小一百多款车型,服了you,我是挨个翻啊,翻了一遍没翻到,烦了,问另一个大姐,她说辣只能上临牌了,而且这里不管上临牌,这不白来一趟嘛,一赌气又翻了两遍,最后找到了一款车身涂装不一致但车型一致的型号,真不容易啊,找大姐填表,说车身有个钢号,我死活找不到,就有个贴纸写着几行数字,问大姐,她还真不错,跟着出来看了看,说我这是老车型,估计也就是那串七打头的数字了,估计她也不抽烟,我掏出块毛巾送给她当抹布了,大姐犹豫一下乐呵呵接了,哈哈,嘴甜就是管用,好办事…
结果单子交进窗口,小妹说要看车的照片,我风风火火又跑出去拍了两张,前面的、后面的都有,还好今天人不多,回去她看了一眼就给办了,竟然还有行驶证,跟真的似的,白色牌子黑字,还是京A哦,不过这个京A可不值钱,复印身份证、出牌子和证,一分钱都没花,连门口都没收停车费的,呵呵,赶巧了…
出来看见一对外地夫妻对着一辆旧电驴发愁,说翻不到车型,我一看辣破车简直真该扔了,破破烂烂的,估计除了铃不响辣里都响,电池都是后配的,她说是买的二手车,我告诉她们一招,去个雅迪店问店员,估计人家一看就知道啥车型,嗯,她恍然大悟…
回来吃了东方饺子王的煎饺,饭点了,人也不多,也就上了三分之一的人,几桌像是某公司同事的开工餐,咋选这地儿呢?为了省钱?省时间?没准也是公司不景气,消费降级啦?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最会骗人,但也能让你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留下的尽力珍惜,得不到的都不重要。        —— 张皓宸《谢谢自己够勇敢》  
昨天五点多了,也许是和大学同学老大心有灵犀,拨了他的电话,说从广东回来了,节前给我打电话就是要喝酒聊聊天,我左了,当时没明白啥意思,以前是每年和老大聚一次,单喝,同学里就我俩离得近,也就三公里吧…
工作了,和同学都是聚少离多,一起四年的交情难以忘怀,平谷人好啊,老大辣放浪的淫笑总在我耳边挥之不去…
记得他的金瓶梅珍藏版藏在柜子里,借来看了几眼就厌了,看不懂,老大鄙夷我了,说啥隔江犹唱后庭花,现在只记得这句话…
和老F说了一声我就溜出来了,电驴早晨还是满格电,也就去了趟翠花街上牌子,这时候已经剩两格了,急加速只剩一格,红灯也亮起,冬天温度低一直就是电驴的悲伤,一两天就充电也是烦死个人,今天不骑了,改自由,管他限不限号呢…
南站旁饺子馆,我俩聚会的老地方,进门一看,生意还挺好,已经在加小桌子了,赶紧抢了个皮座,等着嘴闲了,就点了瓶啤酒和俩凉菜…
一杯还没喝完,老大就来了,带了瓶五十二度二锅头,说价值一百七,然后我俩就喝啊聊啊…
结果就断片了,醒来已是凌晨三点了,连续睡了七八个小时对我来说也真是太奢侈,都忘了我俩说过啥了,至于怎么到的家,烟缸里咋多了颗粗玉溪烟屁,都不记得了…
就跟格式化U盘似的,挺好玩,看来以后要是想睡个大觉,就得把自己灌醉,辣瓶酒肯定是对撅了,醒来口干舌燥,赶紧吃了个梨,喝了盒奶,又灌农夫,又喝茶,堪堪把酒劲压下去…
客厅里电驴的电池在充电,挺佩服自己,在辣个晕晕乎乎的状态下竟然把电池拎上来插上电,烟屁也想起来了,是碰见摩友邻居,我说给人上颗烟,结果一摸兜,黄鹤楼已剩空壳,辣哥们倒给我上颗烟,点着烟进了屋,估计被老婆骂了,不过都不知道了,衣服竟然也脱了,嘿嘿,有意思…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太遛狗我遛球,顺便遛遛俩老头,前漏后漏还侧漏,结果成了我被遛
092849vvro6evzy9vmzmyz.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早骑的自由,电压不够,还是踹了几脚着的,看着雪花懒洋洋的飘下来,就没敢骑快,到长椿街一路就没快过三十,一个骑趴赛的小伙子都把我给超了,辣么快弄啥嘞?牛街路口等灯,后面来一个披着塑料布的电驴美铝,骑的有点快,过了停车线,才发现红灯,人行道有一辆电驴横穿,美铝一把捏死,眼瞅着她后轮锁死,横着擦着地皮出去了,辣漫长的几秒钟,空气似乎都安静了,大伙儿都看着她,不过还好,最后她站住了,可已经接触了横穿的电驴…
要不说女司机不长记性呢,过会儿她又把我给超了,这破天慢点能咋地?是老板扣你钱啊?还是着急去回老情人?
102824ycq161sqnsqn8qqa.jpg
102824pvhj175yg55n6716.jpg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进入各版面

QQ|广告联系|手机APP|手机微信版|手机触屏版|电脑版|发帖技巧|小黑屋|北京钓鱼网 京钓网 北京钓鱼论坛 ( 京ICP备:05034216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1080895号 电话: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bjdiaoyu-com 邮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万柳中路28号海联在线B1层 )

GMT+8, 2019-2-18 12:1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